• 梁左 - [笑林广记]

    2008/09/24

    今天不知为何想起这位故人。

    梁左留下的东西,对于后人将永远是个挑战。

  • 《侯宝林与毛主席》,93年纪念侯大师去世的一段话剧吧,由侯耀文扮演他的父亲。

    实话实说,太像了。从声音可以听出精神。

    迄今为止,学侯宝林最像的就是侯耀文,学马三立最像的就是马志明。不服不行。

  • 今天有一位美女姐姐msn上说:“那天我去体育馆听郭德刚了,听到一半就走了,不是他们真不行,就是我要求太高了……像很多相声里面讲究说学逗唱的东西其实并不可乐,完全讲的是一种功夫,可这种功夫在俺们这些外行看来就没意思了……”
    我在博客里很少聊相声,平时也很少听相声了。听了美女这番话,才想起以前对相声那么多的回忆。是抹不掉的。

    说起相声,如今的相声界基本没有相声创作:

    勇敢如冯先生者,切断传统的根,终于发现无本之木是难以生存的;懒惰如姜先生者,攒几个笑话,不论是否硬山搁檩就凑合一段;痛心如马季先生者,大气如侯三先生者,最近都去了。

    小马先生好,但也不见有创作,难怪,因为他是一位古典相声演员(我这里不提“传统相声”,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容易让大众混淆的概念),讲究的是典雅,不能容忍任何不美东西。马家任何一个作品都是一座大厦,里面的一砖一瓦都不容粗心,马志明们有资格说:“慎言创新。”别人没资格。

    奇志大兵有自己的东西,但包袱缺乏古意,实在不是这里事。俩人裂穴后各自沦为天涯歌女。比较惋惜。

    郭德刚是有创作的,譬如那段外表粗糙但内核坚硬的《论相声五十年之怪现状》,但这么有力量的东西随着他的大红大紫恐怕再也难以看到。此外的《我要XX系列》实在令人尴尬,改造的“传统相声”也很少有值得一提的。郭身上最有感染力的就是他的牢骚,没了这个,他的艺术生命就危险了。

    德云社的价值,在于让今世人重新见识到了古典相声的魅力与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但他带来的危险性也是不言而喻的:重技术而轻人性,缺乏思维和原创(唯有徐德亮的《西江月》让人眼前一亮),相声的魅力在于相声语言中蕴含的灵动与感悟,没了这个,恐怕大家都要唱着那段《大实话》孤芳自赏了。钢丝们,如果要反驳我,可以过几年再反思一下。

    郭是个有独立思维能力的古典演员(虽然古典的还不够),他比老演员们有优点,视野比较宽,脑子比较活:他懂得利用网络、传媒,虽然他的相声里也不乏网络笑话,但难以称之为作品。最近利用网络笑话,真正可以称为相声创作的是李伟建、武斌的《说球》。也许大家还没听说过,但这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这个小段虽然算不上杰出,但里面所蕴含的相声智慧,至今我还没见有哪段超越过。

  • 5年前的这个时候,清华园里火了一拨人。曲艺队成立了。
    队伍成立了一个创作组,叫1234创作组,因为有四个人。

    赖声川先生的台湾相声剧当时风头正盛,于是《1234,我们说相声》出炉了,一时间成为了校园文化之焦点:

    这里还有当年观众的帖子:
    http://www.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76283&PostID=2096368

    后来这个视频流传于网络,于是上海交大也有了自己的相声剧:
    http://blog.sina.com.cn/u/48e44986010002u2
    饮水思源是哪里的bbs?居然也有人在怀念:
    http://bbs.sjtu.edu.cn/bbstcon?board=Crosstalk&reid=1173810838


    儿童节的晚上,我独自徜徉于成都九眼桥,手机响了。
    是大元,然后是师父,然后是猴猴。1234,再聚首。

    师父说,曲艺队现在已经四世同堂了。
    师父说,shechuan,杨饼熏也都来了。
    师父说,就差你了!

    我确实是缺席了,队伍时隔五年,重新出炉了相声剧《回眸·一校》。
    孩子们的演出,我无法现场观看,但说到四世同堂,我知道,我们当年的血汗已经生根发芽。

    电话持续了十分钟,我想我激动的声音吓到了周围的四川孩子们。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是个传奇,更是我感觉最接近神的一晚。
    五年过去了,下一个五年,我能拿出什么来呢?
    是为记。

     

  •  

    (承接上文)

    8、口吐莲花     侯耀文 石富宽
    如果侯耀文死后要留下一段压轴作品,我认为就应该是《口吐莲花》。侯耀文其实跟他徒弟郭胖子有点像,都有点邪,口风也有类似之处。让他留下一块工整平和的作品,基本不可能,就得有点邪性的东西他才能控制好。侯三爷就是侯三爷,堪称是相声演员里面的“贵族”,内外兼修。
    同时,这段子也是为了纪念我的得意弟子,大嘴孙旭,当年他捧这块活,挨了不少打。
    都说这块活的捧哏要实在的像石富宽一样才可乐,结果经过研究发现,如果捧哏的看起来有些小精明爱占小便宜,效果会更爆。


    7、五官争功     马季 赵炎 冯巩 刘伟 王金宝
    创作的标杆。从六畜兴旺到五官争功,看不出痕迹但又一脉相承,这就是马季。怪不得行里所有演员提起马季,都是那么的尊重。艺术,真的是一种修养。

    6、卖挂票       马志明 黄族民
    这块活献给我和我的老爸。这是我们父子最钟爱的二段之一(另一段是文章会)。每次回到家,都要和老爸听上一段卖挂票,而且只要马志明版,马三立版俺们都不听。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佟有为,马树春有新创作的版本,固然很火,但实在牵强。


    5、讲帝号       侯宝林 郭全宝
    侯宝林式的内敛幽默,这块活显不出太多功夫,但是大气,所谓“无招胜有招”。相声对演员的要求,固然需要基本功,但说到核心处,还是需要一种幽默,一种智慧。圈里评价使活最大气的,是姜昆,为什么说他大气?因为他不怎么懂传统相声。
    二赵,我是很喜欢的,扎实,工整,可作为学院派的标杆,但他们不能称为大师,就是在精神上差了这么一下。


    4、白事会       马三立 赵佩如
    马老的段子,我只留了这一段。因为他的活份量太重了,随便拿出一个来都可以将《找舅舅》这样的段子砸翻。不过相声还是多维度的,没法客观的用份量去衡量。有时候,喜欢就是喜欢,明知道他含金量低你也会喜欢,用英文说,这叫“guilty pleasure”。
    郭德刚修改过的《白事会》,几乎面目全非,他向来如此,把不重要的部分添枝加叶,搞得巨火爆,真正到要份量的时候就闪人了。
    想知道《白事会》的真正厉害之处,就来听听马三立的吧。

    3、绕口令       郭荣起 马志存
    怯,是幽默的一个路子,说白了就是装傻充愣,但又不能成为傻子哏。绕口令、交地租等等,莫不如此。
    绕口令这活,看起来简单,使起来就明白有多深了。


    2、大保镖       马志明 黄族民
    我和胡鑫哲最喜欢的一块活,shechuan也是吧。好就好在,这活“文武带打”,而且包袱都是由情节推出,这是最厉害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靠情节推出包袱的新作品极少,夜行记都不算特别好的,马季这方面也比较弱,唯一可以载入新相声史册的,只有梁左先生的一段《虎口遐想》吧。
    扯远了,《大保镖》对每一个喜爱传统相声的人来讲,都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熟稔传统相声的人,几乎没有人不会通背。我这点起子,只不过是接触表面的一些东西。我之所以要纪念,是因为这是我排的第一块传统活,尺寸火候都来源于此。这是胡鑫哲师父给我排的,我永远怀念那段日子。
    如果你在入门期间,就打算从《文章会》入手,告诉你,你死定了。


    1、文章会       苏文茂 马志存
    就是因为这段,我才喜欢上了传统相声。
    这段子的魅力,可谓越久越醇。从中学时候第一次听到现在已近10个春秋了,每次听来都不会厌烦。有人说这活太温,孰不知这里蕴藏着一种内敛的激情,当你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会觉得它美不胜收,美的教人心惊肉跳。
    马老有这块活,小马先生也有,郭爷拙劣的修改就更不要提,没一个人能企及苏君文茂的高度(仅在这块活上)。我曾经试图将这块活改为现代版,加入现世的东西,发现,无论如何已经难动了,除非大动,可是大动又没有了原来的味道。——这已经是绝唱了么?
    “……风筝魏糊的风筝,泥人张塑造的泥人……”从这里开始,我就开始激动了,幸福了。
    世上儒雅的人很多,幽默的人也很多,但既儒雅又幽默的就凤毛麟角了。毕竟,世上只有一个苏文茂。
    记得和我一样观点的,还有北冥乘海生,如今这位爷已经不知所踪了。

    (后记:总之,相声的好处决不是我16段能列清的,我自己甚至都搞不清哪个更喜欢。比如李杜的作品,王世臣的作品,罗荣寿的作品都没有提及,只能说,很遗憾了。)

  • 总是信誓旦旦要写这么一篇文字,却总是无暇动笔,利用周末时间好好归置了一下脑海里的东西,OMG,原来把脑子里常浮现的一些东西数一数,远不止top10,就连20都不止。怎么办?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了:
    1、单口相声不收入。这样,超凡入圣的刘宝瑞先生就排除在外了,没关系,他的东西我都喜欢!我认为他的“相声界的莫扎特”!
    2、菜单子、八扇屏、论拳这些贯口不收入,尽管我是那么的爱这些活。
    3、太短的小段不收入,例如马三立的《死蛤蟆》,对我影响颇深的《反正话》等等皆不在收入之列。
    好了,输入以上条件,过滤一下,还是有16段无法割舍,甚至除去前2段之后堪称排名不分先后。不是本来说10段吗??对不住,谁让shechuan列了12段呢??
    这里剩下来的16段,不仅是喜欢的,而且是对鄙人之创作、表演产生过较深远影响的,故此著文记述:



    16、学电台      郭德刚 邢文召
    郭德刚,“以力降十会”,其奇损的风格确实招致了大量头脑发胀的粉丝,但终究没有一块活可以传世,理由是技术取代不了艺术,快感取代不了美感。不过谁要说郭德刚的相声一文不值,不是跟郭有仇,就是缺乏最起码的鉴赏力。
    虽说他大部分作品粗糙,然独独有这么一块《学电台》,堪称郭的压卷之作,他的信口开河,跳跃奇诡正好满足了《学电台》的要求——郭德刚的含金量正是在于他临场现挂和出人意料。

    15、西江月      徐德亮 王文林
    为徐亮之自创作品,我认为这是近年来最好的一段文哏相声。(shechuan喜欢《进化论》之前半段,我也是,但局部的精彩无法掩饰其整体的溃败。)
    郭称徐德亮必成为“新文哏”的代表人物,不无道理。

    14、对春联      马志明 黄族民
    2003年冬天,马志明北大专场。平生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大师的艺术,领略马派的风采,岂是“震撼”两字了得。这块活最令我心仪的就是其工整,雅中有乐,非基本功扎实者无法使出其中妙处。后来,王玥波与高峰的《对春联》,里面的“骑驴磨腚”俺也是很喜欢的!

    13、一肚子三国  王玥波 邢文召
    王玥波,实为年轻一代相声演员之翘楚,口风极类高德明,表演占足一个“帅”字,将来必为“京派”相声之领军人物。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他,便是“守正出奇”,与郭胖之“奇诡损邪”形成鲜明对比。《一肚子三国》是十分钟之内的小段,但内容,尤其是底,正可谓“守正出奇”,玥波的大师风范已经显露无疑。

    12、找舅舅      马季   唐杰忠
    我偏爱马季,尽管他很多东西缺乏“艺术含金量”,但听到他的《打电话》、《诗情画意》等作品,仍然亲切到产生幸福感,所以确切的说,我喜欢的是年轻到中年时候的马季。
    马季步入老年后,太成熟,太大师,他可以大到一点功夫都不显。正如某民间传说的“断魂枪”,许多人向一位老居士求艺,学“断魂枪”,全被拒之门外。而老人临死前一个人关起门来从头到尾耍一遍断魂枪:我就是自己牛B我自己的,谁也学不了!
    这段《找舅舅》,对我表演和创作上的启蒙,产生的作用,难以估量。就连清华曲艺队第一块自创活《清华园寻宝记》(后演化为相声剧1234中的一部分),也完全脱胎于这段作品。马季从创作到表演,证明了相声不是以歌颂和讽刺来划分的,相声的核心,永远是包袱和节奏。
    如果说大家觉得歌颂型相声就是恶心,就是拍马屁,可以来听听这段。如果你仍然保留原有意见,我又有什么好说呢?

    11、武坠子      魏文亮 张永久
    这应该算是一段腿子活吧,但是有些特殊。算柳活?又太闹了。总之,我喜欢。
    据说刘洪沂和李嘉存的也不错,但俺没目睹过录像,也并不欣赏刘先生的幽默感(刘先生功夫很好,但却永远不是我的那杯茶)。
    我喜欢这块活,就是因为喜欢里面的“打哏”,打的可爱,打的俏皮,打出使活的一个“坏”字。
    里面的“掉凳”也是所有传统相声里,掉的最有道理的,效果最火爆的!


    10、学大鼓      侯宝林 郭全宝
    我对侯宝林的相声,不像对马派的那么熟悉,别人嘴里叨咕的《夜行记》我也不是很感冒。侯派的精髓,绝不在塑造人物,因为侯宝林这方面的起子要和马老比起来,简直是蚍蜉撼大树。
    侯有侯的本事,侯有他人无法比拟的天资,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与一丝不苟的钻研精神。他对于四门功课中的“学”字,已经修习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就拿《学大鼓》来说吧,我没看过录像,但仅是听录音,对侯的儒雅帅气已经敬仰到无以复加,这是百听不厌的一个段子。尤其是学少白的《战长沙》,就那么几句,竟可以得到少白艺术的神韵。郭德刚的《学电台》里也唱了这段,相比之下,是不是有天渊之别?

    9、造厨         高德明 甫保仁
    有人说,不听马三立,就不知道什么是说相声。其实我觉得,不听马老,听听高德明,同样能说明问题。
    如果你能掌握了高德明的口风,遣词造句的逻辑,你就算不成大师,起码也得成腕儿。
    很多人喜欢《揭瓦》,我喜欢《造厨》,也许是小时候听过这个故事的蓝本,这个小故事太有趣了,里面那种贪婪小市民的嘴脸和胡搅蛮缠的小聪明,可爱到爆。尤其是最后那句“我们这孩子,就是奶油的脑袋”,不是有点情趣的人,还真觉不出好来!

    (未完待续)
  • 都有过简单的交道,这里讲几个实事儿.
    这叫什么?往事并不如烟.
    人家就是从基层撂地出来的,功夫能不好么?

    1,郭德刚


    过去朋友凑份子吃饭,都免去郭那份,知道他日子不好过.
    他当时住黄村,大家吃罢要开车送他回去,他说不用,我打个车.
    郭走后,大家打赌,他肯定走路回家,有人不信,遂驱车追赶.
    车开至某立交桥口,到黄村末班车已经开走.
    只见郭德纲大步奔走在公路上.

    2,王月波


    王兄面白体胖,体魄宏伟,如罗汉在世.
    某次赴广州演出,途遇气流.
    王正起身如厕,迎面来一空姐.气流来时,飞机震荡不已.
    气流过后,王对空姐深鞠一躬:
    对不起,我差点给您的飞机踩翻喽.
    空姐乐的出溜到椅子底下去了.

    3,郭德刚和王月波

    王家过去住大江胡同,七间大屋,没有暖气.他把头一间住着,冬天就往被窝里一缩.
    郭德刚来王家拜年,和王月波促膝谈心,约有半个时辰,郭起身说:
    兄弟你先坐着,我外边暖和暖和去.

  • 当世俳优传 之二

    此篇和上篇的附标题都带有“最后”两个字,这只是巧合,是我对马季马老由衷的评价。对艺,对术。

    许多人曾经对马季的rp产生怀疑,原因就是在文革期间他对老师侯宝林不留情面的批斗——人性在政治运动的面前总是会显得那样不堪一击。往事已去,我们也不必再去探求谁是谁非,反正在198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侯宝林一手指着马季,说:这个是我的徒弟。一手又一指姜昆,又说:这是我徒弟的徒弟。也算是在公众面前师徒恢复关系了吧。其实,侯大师一生寄予希望最大的人,不是他的亲人儿女,而是马季。因为儿女只能继承他的血脉,而他的艺术生命是由徒弟来继承的。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能称为大师者,不光要在艺术上到达化境,而且要对行业的发展起到过砥柱中流的作用,从这两方面看,马季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全方位的相声大师。

    中国很难产生像毕加索、勒·柯布西耶这样的大师,一个人可以引领行业的风骚,不停的变换自己的艺术风格。作为一个艺术家,想突破自己的形式,总是对自己勇气和潜力的极大挑战——从这个角度上说,侯宝林和马三立也是一生在不断发展一贯的艺术风格,他们都是像马蒂斯一样的大师。
    然而,马季是个勇敢的人,这关键在于他的天赋更多的分配给了发展,但他的发展又是以扎实的继承为基础的。侯宝林曾经这样评价他的爱徒:别人是朽木,马季是块玉。

    捧哏的演员也有刘宝瑞、郭启儒、唐杰忠换到了赵炎、刘伟。马季的风格也从稚气俏皮走向了成熟稳重,从一种小心翼翼到一种挥洒自如,马季对待相声一直是认真的,敬业的,虔诚的。
    他的相声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文革前的“俏皮”期,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成熟”期和后来的“老练”期。第一个时期,我推荐大家去听一听《英雄小八路》和《找舅舅》为代表的歌颂相声,那个时候,他的相声透着一种清新和顽皮,用流行语说叫“可爱”;“成熟”期他和唐杰忠搭档,两个人都值壮年,《成语新篇》和《新地理图》是代表作,然后和大徒弟赵炎搭档,造就了一名优秀的捧哏演员,代表作是《百吹图》和《红眼病》,包袱的火候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和赵炎搭档后期已经刘伟给他捧哏时,他已经年逾花甲,使活也显出老态,但是节奏变得更通透,包袱点到为止,进入化境了。

    马季最大的贡献,在于他对歌颂型相声的开发。当时,中国有两位创作者扛起歌颂大旗,一个马季另一个是武汉的夏雨田。相声讽刺容易出效果,但是想在中国生存下去不得不依赖歌颂型相声,从这个角度上讲,马季是给相声行业打天下的人,没有他的努力,恐怕相声业没有80年代的如日中天,那么相声这门行当今天恐怕已经要被人忘记了。
    歌颂型相声难写,比讽刺的还要难,因为想抓包袱更难,根本原因在于人心里,讽刺别人比歌颂别人比较容易引起共鸣,而包袱正是基于共鸣的心理而起作用的。于是他在“如何夸人而不令人感到恶心”方面下足了功夫,大家要明白,这比写讽刺型相声需要更深的功力和更高的智商,现代的歌颂相声不讨人喜欢正是因为没有人可以驾驭了。


    我也有不喜欢马季的地方,感觉他的相声含金量不是很高。随着信息量的逐渐增大,相声被锤炼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没有了像传统相声那样的千锤百炼,活变得比较糙也是正常的。但是低磨砺换来了多产,少重复而多实验,这与西方现代艺术的潮流不谋而合。
    行里演员提起他,无不佩服他的创作,活学活用,学会传统而不说传统,去创新,新段子里融化了老段子的精神。最值得称道的就是那段《五官争功》,直到现在还常会被爱好者们挂在嘴边,其实这正是在一段名叫《六畜兴旺》的段子基础之上改编的。
    前年我有幸在侯宝林大师纪念晚会上见到马先生,说的《戏剧杂谈》,台上一动一语,火候尽显,从而抹去了我对他以前的偏见——他就算一辈子只说传统相声,也是艺术大师。

    马季不光自己说得好,最令人赞叹的是会带徒弟,您看看他几位高徒:赵炎、姜昆、刘伟、冯巩、王谦祥、李增瑞、笑林...个个立腕儿,且形成了一支“马家军”,这支队伍堪称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相声界的中流砥柱。


    相声是一个很高精尖的东西,技术和魅力都要达到一定高度才有可能实现成就,因此这个行业的重任很容易落在一两个天才的身上。
    马季是将才,更是帅才,他是无愧于时代的领军人物。他老了,进入了90年代以后,那个属于马季的黄金时代已经渐渐逝去了,但是留给相声史的,有他30年的事业。

     


    ——————————————————————————————————————————————————————————————————

        马季,中国新相声的代表人物,著名相声大师,表演艺术家,马季是相声承前继后的关键人物,他继承发展侯派,且侯派桃李满天下,他创出了自己创作的道路,为大多数相声后来者所遵循,为中国相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供献。

      马季原名马树槐。河北省宝坻县黄庄村人。1940年至1947年,先后曾在北平西城黄城根小学、西城扶轮学校、志成中学、平民中学学习。1947年到上海宏德织造厂学徒,直至1949年。1950年在培德中学读书。1951年在北京市新华书店工作。1956年调中央广播说唱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第三、四、五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第五届政协委员,中国曲协常务理事,中央广播文工团说唱团团长等职。现为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相声演员。

      1956年7月在唐山市作了第一次演出,演出相声《都不怨谁》、《对春联》。他的处女作是1956年写的《打篮球》。此后,除演出一些传统相声及别人创作的相声段子外,他共创作了相声一百多个,曾在全国报刊上发表。出版相声选《登山英雄赞》、相声《打电话》、《画像》及《新桃花源记》等先后拍成电影。相声代表作有《找舅舅》、《英雄小八路》、《登山英雄赞》、《画像》、《新桃花源记》、《女队长》、《白骨精现行记》、《舞台风雷》、《五官争功》等。

    推荐曲目:

    讽刺相声:《白骨精现行记》《舞台风雷》《打电话》《百吹图》《红眼病》《多层饭店》
    歌颂相声:《女队长》《画像》《海燕》《找舅舅》《英雄小八路》《登山英雄赞》《新桃花源记》
    娱乐相声:《对春联》《新地理图》《成语新篇》
    群口相声:
    《五官争功》《一仆二主》

    http://xs.kpworld.com/zazhi/maji/maji.htm?workid=46
    http://www.kpworld.com/jsps/xiangsheng/works/readwork.jsp?workid=13096

  • 当世俳优传 之一


        早就想将所有喜爱的相声演员以及他们的代表作各自整理出来,无奈琐事缠身,况且进行这样一项工程实在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要尊重事实,又能吸引读者,并且要写出特色的评论,还要向读者推荐他们的代表作品。但是,这却是我开办blog的初衷,如果我继续知难而退,我的唐人街真的就是不务正业的地方了。
        前些日子曾经写过关于赖声川和梁左的文章,有很多朋友评论,我想如果是他们喜爱的演员,也一定很感兴趣吧。
        我想,还是想到谁就说谁来得比较自然。好,我们从侯三爷说起吧。

       

        侯耀文是侯宝林大师的三子,长子耀中,次子耀华。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子承父业”,在相声界,侯耀文、马志明是子承父业的佼佼者。许多人说侯耀文沾他爸爸光沾大了,其实半真半假,更多的是他个人的努力和秉承的天赋。
        过去有一个记者曾问过侯耀文:你能不能从儿子的角度谈谈对你父亲的认识?侯耀文说:如果从同行的角度,说他能成为相声界的领军人物,能成为大师也好、泰斗也好,那绝对是我崇拜的一个偶像,也是学习的一个楷模。但从儿子这个角度来讲,有的时候觉得有很多遗憾。
        是的,侯大师对自己的艺术事业倾进了一腔心血,然而对家庭对子女的生活关心的太少。平时和儿子基本见不着面,见了面也很客气,就是小侯问老侯一句:今天您休息呀?
        在侯耀文的记忆中,父亲总有做不完的事,父亲总在自设一个目标并且做完后,又设定新的目标努力去做,这种精神对侯耀文的影响特别大。 众所周知,相声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个专业,需要学习很多东西。用侯宝林先生的话讲,一个好的相声演员应该具备“五家”条件:文学家、艺术家、政治家、外交家、杂家,任何一个演员的培养都要用这种方式去要求。
        在父亲的影响下,侯耀文继承了父亲的事业,成了一名相声演员。别看父亲平时不太关心侯耀文的生活,可对他在舞台上的演出却份外关注,父亲常对他说:我们不能对不起观众。他至今也是以父亲的话作为对自己的鞭策的。

        在如今的相声阵营中,耀文势力很大,与铁路文工团的徒弟们结成一体,可谓是目前中国相声的一只生力军。这绝对不是靠的他的老子,他的江山也是自己打出来的。
        侯耀文站在台上的气度(行话叫范儿)很大气,是一个真正立得住的演员,在台上会说话——大家不要小看这个评价:现在的演员多是背词,有说话的也多是说空话,说假话。而且他的相声多是自创,自己说自己写的相声,在我看来是一种很正路的相声演员道路:靠别人写东西活着,很没有底气,也难以形成自己的风格。马季说过:演员就是要表演、创作两条腿走路。
        侯耀文能够做到这一点,基于他深厚的传统活(活是术语,就是段子的意思)底子,这离不开他的天赋和自身的努力。传统戏,他可以从京剧、评戏唱到各地地方戏,对于其他曲种,快板、琴书几乎无一不精。有一次一位德国音乐家听了他的《侯氏发声法》,问他:为什么不唱歌而来说相声。我到现场看过几场他的演出,觉得他用气是最通透的一位演员。

        他已经是一个天才,可惜他的父亲完全掩盖了他的才华。其实,侯耀文的艺术和父亲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相声讲究“帅、卖、怪、坏”,父亲占足一个帅字,他不是很明显,各样都有一些,更多的是坏和卖。他拜师是赵佩如,博采众家之长。都说他属于侯派,其实父亲只给他排过一次《山东二黄》,其他都是他台下偷偷学来的。但是,在他的传统相声里,有一个无可替代的高度,那就是《口吐莲花》,他在这块活中所达到的高度谁都无法企及。

        另外,他也是一个十足的怪人,喜欢生活在自己的生活空间里,这是继承了传统京剧、曲艺演员的生活习性:艺术是拒绝抽象的。从事艺术的人,大多个性饱满。他们只能活在个体的生动感觉中,以自己独特又隐秘的方式活着。 
       
        侯耀文、石富宽黄金搭档35年新闻发布会会上,有记者问侯耀文、石富宽:最得意最尴尬的是什么。侯耀文几乎不假思索,答道:“我感到最得意是有一个这么好的搭档。”石富宽也让记者领略到他的捷才:“侯耀文这么夸我,我感到最尴尬。”引来会心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说明一个问题:石富宽给他捧哏太好了。侯耀文跟谁都敢裂,惟独不敢和老石关系不好。另外,他是个大男子主义者,所以关于他的私生活不想多说。

        随着相声的滑坡,侯耀文也在逐渐被人忘却,但是他给我的影响挥之不去,从他的相声小品到他的影视剧,留给我的印象是这样的:和那个时代搅在一起酿成美酒,越老越醇。冯巩、姜昆虽也是和他同时代的演员,也许目前在舞台上比他更活跃,但是对于80年代的文化,他们更像符号,而在厚度上都无法侯三爷媲美。
        如果现在侯三爷还有什么活让我陶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只有那段《口吐莲花》。

     

    侯耀文简介

    --------------------------------------------------------------------------------
     
    1960年登台,至今已有38年的艺龄。代表作有《糖醋活鱼》、《戏曲漫谈》《财迷丈人》、《见义勇为》、《京九演义》、《侯氏发声法》等。
    1994年,获得中国十大笑星的称号,在全国的相声大奖中,多次名列前茅。
    1993年获美国华美艺术学会颁发的“国际艺术成就证书”。现任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铁路文工团说唱团艺术指导。 他的表演幽默、生动,刻划人物栩栩如生,针砭时弊,入木三分。在艺术表演上有较高的造诣。他的门生遍及全国,他精湛的相声作品在海内外都有着广泛的影响。

     

    推荐目录:

    口吐莲花,
    学演日本戏,
    三五句话,
    楼上楼下,
    糖醋活鱼,
    财迷丈人,
    乾隆在世,
    杂音博士,
    财迷丈人,
    京九演义。

  • 在我脑子里,相声资源有四个大宝库:一为中国传统相声,二为解放后的新相声,三为台湾的相声剧,四为<我爱我家>.
    近日除苦读狄公断狱外,于蛇口小摊拿了一套<我爱我家>的压缩盘,电脑上一放,效果绝佳.熟稔的情节今日看来仍忍俊不禁,甚至捧腹.宿舍同学竟比我还入迷,终日睡前催我放个一俩集,因为他看了可以不断捧腹,顺便缓解一天来的压力,消化一天来的积食.如此几周,乐此不疲.
    该剧是中国第一部室内情景喜剧,导演英达.然幕后竟还端坐一位高人,拍戏时可以随时打断,一言九鼎,没有他断然没有<我爱我家>.此人乃是梁左.英达将来若是国产情景喜剧之父,梁左即为之母.
    梁左的妈妈是作家谌容,写过一部<人到中年>;弟弟梁天是著名喜剧演员,条件不错,可惜小时候没学文化糟蹋了;妹妹梁欢,喜剧编剧,现在是英达的夫人.
    在<临时家庭>拍完以后不久,梁左因劳累过度去世.终究是个低调的文人,只留了一部<笑忘书>作品集.还有,他信仰天主教,这一点鲜为人知.

    当年姜昆一段<如此照相>,立足于相声界,但如果没有<虎口遐想>,他也不可能红透大江南北;牛群,冯巩的代表作<小偷公司>,也堪称是20世纪新相声的代表.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了解了梁左死后,姜昆,英壮等人都如丧那什么的悲痛了--给饭吃的人没了.

    三立老人是大师,但终究是站在艺术巅峰的孤独者.候宝林去世后马季扛起了相声大旗,因他的的是个表演创作的双料天才.马季自<五官争功>以后,创作再难有绝响,而真正操旗者变成了梁左.仅<虎口遐想>与<小偷公司>两段足以奠定他在相声史的地位.更何况有<我爱我家>压卷,以情景喜剧的方式大大开拓了相声表现空间.
    我从文化和技术角度上说说,梁左相声究竟伟大在哪里?
    大的讲,在文化上,梁左相声切中90年代时代脉搏,无论是内容还是节奏,都为相声开拓了很多;从技术上,他的创作滴水不漏,一气贯通,且都是情节推出包袱,节奏暗自配合,是一种鲜活的幽默感在疯狂涌动.

    从王朔,姜昆,英达等等众好友的评价来看,梁左是个好好先生,脾气温和,喜读历史,爱好民乐.但从他们的语气来看,梁左是他们的师长,是他们崇拜的人.

    斯人已去,何人有实力扛相声大旗? 姜昆?冯巩?只恐他们自己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