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览会这件正事居然占用了2天时间,真是的,我们得赶紧把正事干完啊。

    剩下的,就是观光、玩。

    凯旋门和埃菲尔铁塔比我想象中的尺度要大得多,建筑空间是要去体验的,没错。埃菲尔铁塔已经过分旅游商业化了,这一点让我很不爽,但没办法,谁让人家名头大呢,不来这里登顶就算没来巴黎啊。

    登上去啥感觉?说实话,高处不胜寒。

    凯旋门上雕刻着跟着拿破仑混过的所有兄弟的名字,共计286名。正好相当于计算机初期的系统。这些兄弟没有被老大忘记,跟定这样的老大,是对的。

    最近在读明朝那些事儿,拿破仑的三板斧打法和朱棣是一样的,先枪炮,再骑兵,最后步兵。看来,太阳下面还真没有新鲜事呢。

  • 抵达巴黎的机场,居然也要坐摆渡车。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看到一位气质典雅的法国空姐,头身比例是前所未见的。令人不欣慰的是,忘了拍照。

    晚上安居在包里昂的Mercure(相当于7天一样牛逼的连锁酒店),虽然小但是很温馨。抽签和李殿斌在一起,从这晚起,奠定了我们长达10天的同居生涯。

    第二天,我们不得不去干正事了,那就是法国家居装饰博览会。当真是群贤毕至,少长贤集。谁说老外守规矩,偷着拍照的可不少。

    老外对华人很凶,严禁拍照,但还是抢下来不少。没办法,谁让我们仿造能力强哩。

    老外说:你们什么东西都盗版我们的,你们是小偷!

    吴仪说:你们博物馆里都是我们的文物,你们是强盗!

    说得好,真有力量,中国现在是野蛮生长的状态,等到我们讲修养的时候,你们再来朝拜吧。

  • 从法国考察回国已有数日,思想过去的一周半,总有种做梦的感觉。

    我想,我的人生大概可以划分为欧洲前和欧洲后两段,因为自法兰西一别,自我的存在感加强,生活的感觉也变得如此不同。

    那么,就让我慢慢道来,回顾此行的点滴以飨博友,既是对美好日子的纪念,也是表达对下次旅法的憧憬。

    那是9月3日的凌晨,一行8人搭上大巴抵达香港机场,早餐后登上了去往赫尔辛基的飞机,当时我就在想,这一程将载我脱离生活了27年的亚洲,抵达一个活在我心中已久却从未触摸的地理位置。

    翻起岛田庄司的《斜屋犯罪》,我想:真相揭示的时候,我已经到欧洲了。

  • 庐山真面目 - [燃情岁月]

    2009/05/27

    庐山,我来了。

    一个从小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一个把陶渊明、李白、白居易、欧阳修、苏东坡、岳飞、陆游、朱元璋、唐伯虎、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胡适……这些历史大腕攒到一起的场子。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

    似乎诗人在这里都能被激发出最良好的创作状态,留下佳句变成人们的口头语,这是诗人们的至尊荣耀。

    中国这个国度的伟大,就在于人文与自然的相互陶冶。庐山,牛到爆灯。

     

  • 回成都的车程又是10个小时,感觉过了几年。
    在这段时间里,我构思了一段相声,over

  • 登沟的这一天是十月一日,太难忘了。
    我一个人走在队伍最前面,直到把后面的人甩到没影了。

    第一个追上我的人是骑马的美女,后面跟着另外两位美女。这三位美女是跟我一辆大巴上的。
    赶马的大妈说:你也租匹马吧。
    我说我不租。
    她说你不租你肯定上不去的。
    我说为什么?你能上的去我就能上的去。
    她说因为你是城里人。
    我说那我还是男人你是女人呢。
    她犟不过我。

    最后我一路小跑跟着驮美女马来到了木骡子——四姑娘山下。
    那一刻的喜悦让我享受不尽。

    大妈说:你可真行。
    我暗想:美女,不是人生目标,只是人生动力。

    后来我和美女们去拍照了,想看照片的私下联系。over

  • 非常开心的看到高原,雪山,雄鹰,藏女。
    思路顿时开阔了很多,想到很多人生发展的大事,这里就不写了。
    第一站是去双桥沟观光,抽空拍了几张个人照片。

    女导游引入了当地另一位专业导游,是个藏女,据说这样子的就已经算是美女了。
    第一个景点叫绝情谷,藏女导游煞有介事的给我们介绍:
    "这个绝情谷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一位姑娘要和恶魔决斗,为了不连累爱人,便和她心爱的小伙子诀别分手,小伙子一怒之下把宝剑折断,于是形成了绝情谷。"

    说实话,我没觉得这个传说有什么美丽的。

    不多时来到了下一个景点,名叫宝镜谷。藏女导游又开始了:

    "这个宝镜谷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姑娘再一次要和恶魔决斗,为了不连累爱人,便和她心爱的小伙子诀别分手,小伙子一怒之下把宝镜摔碎,于是形成了宝镜谷。"

    我不禁乐了,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克隆。
    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为何放着小伙子不用,却让姑娘跟恶魔去决斗呢?而且一斗就是两次,胜负都不知道,还毁了不少家什。

  • 四姑娘山真远。
    我以为三江就够远的了,没想到到了卧龙才只有一半路。我的mp3居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没电了。
    好在有乔治·西姆农的小说伴我。

    直到眼见一彪盘旋的雄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