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丁斯科赛斯如是说_转帖

    2007/03/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81599777.html

    美國「滾石」雜誌在千禧年來臨前,邀請了150名演藝界人士,選出二十世紀對他們影響最大的事情、展望未來世紀的社會面貌、和選出一件他 們會放進時間錦囊裡的東西。老马丁仍是像一个电影社会科学家一样,话语深刻隽永,惹人深思。

    “對社會的冀望 我希望在下一世紀見到尊重 (respect) 的重臨。在過去二十年來,在美國肆意輕蔑其他人,甚至是總統,都不是什麼問題。誠實的批評是一回事,輕蔑不恭卻是另一回事。但後者卻充斥著現在的傳媒,還 有是互聯網。那裡沒有對或錯,只有一種「把它放上去就算,管它會否傷害別人」的態度。這樣子下去,未來不會有什麼希望。

    文化大事 我自拍電影以來見到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票房統計數字變得橫行霸道。每星期一你只需扭開電視機或打開報紙,便可讀到上周末那些電影最賣座。你讀的不再是要你 動腦筋的文章、或是影評人在說些什麼。我在過去曾與影評人有過很激烈的意見分歧。但他們卻驅使我去思考。我們現在有什麼?數目字。人們只根據有多少人買過 票或沒買票來決定他們是否要去看某部電影。這是叫人震驚的。這是一套完全不一樣的價值系統,一個不一樣的世界。我會聽到有人談到…舉例說像 水壺出英雄 The Waterboy這 樣的電影。他們告訴我應該去看看。我說:「為什麼呢?我能學到什麼呢?我會學習到做人的一點道理嗎?我會學習到怎樣拍電影嗎?」這所以我近日開始變得沒耐 性。我看著今天的電影,好想開開心心的 - 我們總不時想看一些瘋狂喜劇 - 但卻就是不行。根本就毫無裨益可言,毫無啟發性。

    時間錦囊 太多電影了。我每星期六都在我的放映室裡看電影,看一些在我決定要當導演的年代裡拍攝的電影 - 即四、五十年代的電影。上周末我看到了一部在1947年拍攝的西部片 - 安德里.狄.托夫 (Andre De Toth) 導演的 Ramrod -的復修拷貝。影片的原裝版本被染上了深竭色,所以他們也替我洗印了一個深竭色的拷貝。它漂亮極了,給了我一次美妙的官能經驗,令我的腦袋變得清醒,好使 我知道怎樣去拍我自己的電影。它送我重返年輕的年代,那時我要看這樣的電影得進電影院裡看。今天你踏進電影院,每個人談的都是糖果、爆谷、看完電影後去那 裡吃飯。永遠不會是電影。這實在粗野。

    給千禧班的忠告 學習外語電影的歷史,來教育你自己。我們極需容納來自其他文化的意念。我覺得我們需要聆聽來自東歐、法國、義大利和日本的人說些什麼。我們在美國十分的盛氣凌人,這是很危險的事情。互相交流使我們得以生氣蓬勃。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