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宴,正是我想要的 - [娱乐]

    2006/09/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81595709.html

     

     

    冯小刚有个情结,就是农转非。和张艺谋,陈凯歌这些正规军相比,他是游击队出身,他也想有朝一日成为王牌军,而且刚子是搞美术的出身,所以对于画面的追求决不亚于老谋子。我说,通过他的努力,他成功了:最起码在大片的制作上,不仅是你张陈二人可以搞,我刚子照样能搞;我不止会导喜剧,正剧也成。说实话,我最佩服的就是这种靠自己打拼实现自己梦想的人,就是Match Point的男主角那种调调的人。

    我很想在影院里大笑,可是没人笑场,出乎我的意料。包袱就是这么脆弱,你不想乐,非乐不可;你想乐,但不一定乐得起来。所以我觉得,笑场根本不是问题,再好的电影也会有人笑场,笑场不笑场和电影好坏没有直接关系。在系馆放费穆的《小城之春》,照样笑倒一片。

    首先我不是想看多么好的电影,好电影这个词太高了,最起码近几年连美国欧洲算上我也没找到几部真好的电影;其次我不是为了看情节,也不是为了看人物,我想看的就是画面,想听的就是音效。而这恰好是一部风格化的电影。既然是风格化的影片,就是图个画面音效,就是想看看里面的服装设计和器物设计。对我来说,这部片子的感情不在剧本中,莎翁此剧已经有无数个版本了吧。对我来说,感情是蕴涵在器物材质里面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马丁斯科塞斯的《纯真年代》,我深爱的就是里面的服饰,餐具,装修,建筑,戏虽然好,但在我脑海里留下最大的印象就是范儿,而这种范儿的存在正是由于身边的器物所达成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结婚的时候都想穿得富丽堂皇一些,难道夫妻间的感情就是单薄脆弱的么?我想穿上婚纱,任何女子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于是入戏。如果你让她穿着短裙拖鞋就结婚,我想好心情都没了。

    听到夜宴这个名字是前年吧,天下无贼之后,当时我就觉得这部片子的色儿错不了,当进入影院看到夜宴开场的时候,我欣慰了,这画面里面蕴含的东西正是我想要的。大家都觉得形式美是很假很空的东西,其实形式美本身就有它本身的意义,我没觉得片子慢动作的处理和摇臂机位的大规模运用有什么空洞的地方,因为所有的画面都是为texture服务的,所有的武戏都是为文戏服务的。

    还记得那个群臣议事,一起抬头的画面吧?看到这个,足矣。


    最后谈谈演员,说几句题外话:

    我以前是觉得章子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万人唾弃的人,可是现在觉得她很不得了。难怪有人说,这部片子是章子怡一个人的狂欢。所有人都给她跑龙套了。她已经将迪斯尼化的表演和中国大片很顺畅的糅合在一起了,她成了。不要说人家靠炒作,实力确实有的。

    葛优,我很喜欢,这部片子也发掘出了他身上那种阴戾小人的一面,小刚还是很会用演员的。但是让葛优在最后几句表现出那么复杂的情感,实在是为难演员,Al Pacino也做不到,说到底还是剧本欠火候。


    在英雄里,陈道明说出和平,大家都会笑,这难道是演员的问题么?我想换个别人演秦始皇,还是会有笑声。半文半白本来就是相声包袱的一种手法,我们的大片能学会好好说人话就有进步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看山楂树 2010/09/19
    又搭一座桥 2007/09/19

    评论

  • 我相当腻歪match point的男主角,我对他恨得牙根痒痒,从开头到结果,随着剧情,与时俱增,影片结束的时候我真是想给这人来俩大耳刮
  • 对于章子怡,同感,深深地同感。足足震撼了我两个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