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一段舒国治的文字

    2010/05/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81595531.html

    全是摘的啊。
    舒國治的古老,或許在他行文的韻律節奏,也在他用字的選擇,比如:
    “波羅的海上散列的成千島嶼,將斯德哥爾摩附近的水面全勻擺得波平如鏡,如同無限延伸的大湖,大多時候,津浦無人,桅檣參差,雲接寒野,澹煙微茫,間有一陣啼鴉。島上的村落,霜濃路滑,偶見稀疏的Volvo車燈蜿蜒遊過。”
     
    他的理想生活是容身於瓦頂泥牆房舍中,一樓二樓不礙,不乘電梯,不求在家中登高望景,顧盼縱目。穿衣惟布。夏著單衫,冬則棉袍……件數稀少,常換常滌,不惟夠用,亦便貯放,不占家中箱櫃,正令居室空淨,心不寄事也。基於同樣的原則,“聽戲曲或音樂,多在現場。且遠久一赴,不需令餘音縈繞耳際,久系心胸。家中未必備唱器唱片,一如不甚備書籍同義,使令暗合家徒四壁之至理也”。
     
    家徒四壁,這是何等的好品位,何等的好生活?今天老把奢華、尊貴掛在嘴邊之輩,恐怕還要再過十多年才能領略其中意趣。
     
    不能再说下去了,跟自己的行业基础相违背,纠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慎终追远 2008/05/17
    武候祠三宝 2007/05/17

    评论

  • 要是简体字就好了,看得费劲.
  • 我读过一本他写的《台湾重游》,还好。想读《理想的下午》,听说不错。
  • 无独有偶——舒国治在《台北小吃札记》中说过:若有一个年轻人,不想再忍受办公室同僚之难以共事,决心每天烘三百个葱花面包,每个底部皆酥脆,面上牛油与葱花皆如绝配,又油香且咸鲜,同时所有之材质皆是原物,不胡搁添加物,面包表面也绝不刷那一层亮光光的陋习糖油,这样的小生意若中规中矩,或许每天下午三点出炉,六点便全数卖完。再如主妇每日中午将精心调制的五十个便当拿到公园卖,半小时卖完回家。这皆是我所谓“理想的行业”,更别说对社会之贡献了。
  • 降旗康男的《兆治的小酒馆》,即是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