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帆远影三爷去,唯见麻将天际留 - [一本正经]

    2007/07/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6296203.html

    一、
    在获悉确信侯先生死讯后,我打开手机的通讯录,给他发出一条短信:侯先生,一路走好。
    侯耀文排行老三,人称三爷,同辈有的叫三哥,熟悉的朋友喊他侯三。
    总之,怎么亲切怎么来。

    现场看过他演出多次,台下也遇到过多次,不过仅有过一次对话。
    2003年的冬天,相声大赛过后,我拨通了三爷的手机:
    “请问是侯耀文老师吗?”
    “是我,刚才在飞机上。”
    一个温暖的,有磁性的声音。
    接下来,三爷肯定了我们的表演。
    我知道这只是一种对大学生的鼓励。

    那次是想采访他一次,未果,后来采访对象换成了侯耀华老师。

    我曾经在两年前写过一篇文章,讲侯三爷的艺术,这里不再赘述了。总之,他真正引领了80年代的精神,而且,留下来的作品是厚重的,比起同时代的姜昆、冯巩,要有份量的多。他是一位真正在台上立得住的角儿,一位真正的大家。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神交已久的知己,一位在我看来总是精神矍铄、青春焕发的艺术家,就这样莫明其妙的离开了。

    我就留下一个印象:
    侯三爷是个谜。
    曾和友人聊天,觉得他是一位精神贵族(硕果仅存的另一位是马志明)。因为从事表演艺术的人,大多个性饱满,与世俗难容——他们只能活在个体的生动感觉中,以自己独特又隐秘的方式活着。
    有报道说,临终前,三爷是自己打电话叫急救的。何等萧瑟?
    三爷既儒雅,又世俗;既威风,又稚气;既活泼,又内敛;既有王者之风,又常忍气吞声;偶尔童心未泯,偶尔暴躁易怒,风流而把持有度,富贵却不骄纵放肆。一位可爱的艺术家,一位可敬的长者,一位精神上的导师,一位心灵上的益友。你因何走的这样匆忙,二分奇妙,三分凄凉。

    二、

    一周后,与公司同事去郊区三江拓展。

    周六夜里,酒饭过后,大家支起麻将(成都人民的生命),问我来不来。我说,我不会,我只爱看杨德昌的《麻将》。

    次日傍晚,回到公司打开电脑,杨先生仙逝的标题映入眼帘。

     

    呜呼,《一一》竟成永诀。

     

    和大部分影青一样,爱上杨德昌是因为那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恐怕再不能有人能将国人的脏话拍的如此栩栩如生、美轮美奂、荡气回肠了。

    继徐克、许鞍华等青年才俊掀起香港电影新浪潮不久,台湾新浪潮揭竿而起,54名台湾青年电影人签订了“台湾电影宣言”——以杨德昌、侯孝贤为代表人物。侯大导的长镜头固然销魂蚀骨,但却永远不是我的那杯茶,而杨先生之风骨情怀,永留我心。

     

    更有一层原因,杨德昌与我生日是同一天,也许生日相同的人有某些相似之处吧。人认同的,还是与自己相似的人。

    杨德昌的视野之宽广,情怀之博大,在华语影坛是无人能及的,赖声川的评价非常中肯:“……他始终怀有一种使命感,希望透过电影向全人类说话。”

    先生辞世不到两天,大部分言论已经转向讨论他与蔡琴的婚姻问题,除了一些执著的影迷,基本上没有任何地方在谈论他了。对这个社会观察最透彻、最真诚的导演,我心目中的华语影坛第一人,就这样被社会迅速遗忘。

    其实,也许根本就没多少人知道杨德昌,呵呵。《独立时代》?恐怕还早吧?

     

    哀哉,《追风》可见天日乎?


    后记:

    不出10天,连续失去两位精神上的挚友。

    记住。
    这一年,他们都定格在59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原来你说的“贵族”是这个意思。

    倒没有这方面的感悟,少马爷的状态一望而有精神贵族之感,感觉三爷还是总在红尘中啊

    不过如果大赛评委没了马先生和三爷,真没啥意思了
  • 哎,我才看了《一一》,刚刚喜欢上这个导演呢~同掬一把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