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鼓浪屿的故事(二)——高冬先生 - [燃情岁月]

    2007/06/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5813674.html

    当时同去的有三位老师:高冬、程远,抱歉还有一位女先生我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她的名字了,只记得她的色彩用的出奇的好,有点野兽派的意思。


    到了实习末期,两个班凑在一起进行评图,三位老师轮番轰炸。后来,就经常用幻灯机放一些优秀作品,三位每个人评点几句,女老师多讲色彩,高冬多讲构图,到了程远先生这里,只有一句话:“这个……我操,我操,我操……(N个我操退晕到无声为止)”

    不评画的日子,是最轻松的。
    高冬老师负责带我们班,论相貌,他是雕塑一般的美男子,在须发、眼睛、鼻子的边缘线可以感知到到巴洛克时代,和多明戈有相仿之处。嗓音宏亮,知识渊博,谈吐文雅,实为茶余饭后必备之良师。
    他还是一位充满童心的可爱先生。记得刚搬进宿舍。大家晚上在大露台上聚会,吃荔枝。刘敏小mm抢先捡了一个填在嘴里,这时候高冬突然板起脸来说:
    “这是人家东家的荔枝,刚放在这里,你怎么能随便吃呢?!!”
    刘敏傻了,呆呆的望着大家。这时候高冬突然转身对我说:
    “你看,她还真信!”随即发出野兽般的狂笑。
    你说,这样的老师是不是很坏呢?哈哈。

    我常和高老师聊些过去文艺圈的事情,比如丰子恺究竟是不是一个牛B的人,叶浅予有多少八卦,骆玉笙的大鼓为什么那么好听?进而聊到钢琴伴唱红灯记,聊到最后,他说:“我和张铁林,台湾的赵文煊都是好朋友,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

    高先生对于水彩画是很痴迷的,大家传言他是工作狂,当他画起画来,才知此言不虚。那种认真细致,屏息凝神的状态,感染的你都大气不敢出。大家围起来看热闹,有点像小时候看如何砰爆米花的感觉。

    最美的一次记忆,就是高先生带我们去当地的茶馆去和福建功夫茶。我当时还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了,还挺雅的。所以,同志们,附庸风雅是很有必要的。

    最后散伙的时候,高先生说过一句话:希望你们有机会多画水彩,不过恐怕以后你们不会再碰了。
    大家多不以为然,但他说的,不幸竟是事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