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鼓浪屿的故事(一)——美丽的小岛 - [燃情岁月]

    2007/06/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5813645.html


    那是2001年的6月20日前后。


    我耳畔还能隐约听到大家在海边看到这座小岛时的惊叹声:那是个像宝石一样的岛子,闪闪发亮的。
    后来才知道,这里方圆不过2平方公里,不如清华园大。后来我还一直在想,原来空间真的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是有的——因为在我脑海里,鼓浪屿的空间始终是无穷尽的,多姿多彩的,比那些大城市包含的内容还要多上几倍。
    走在鼓浪屿的小路上,可以听到美妙的钢琴声,这里可是钢琴之乡啊。后来咱们系的曾若浪同学说起他就是鼓浪屿人,我都兴混的在他身边转了半天。
    记得刚到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大广场,居然看到了马约翰的塑像,这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乡遇故知”。乖乖,原来一个死去的人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住在陆军疗养院的日子,是很惬意的:生活之规律,可以和非典期间媲美。
    我记得,自己每天都是晚上把纸裱好,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就起床,跑步去岛中心去吃大排档,然后回来取画具出去写生。有时候大家一起,更多的是自己去四处摸悠,最逗的是当你寻觅到一个自认为世外桃源的地方坐定,忽然发现有一个哥们比你来的还早,于是冒出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有时候懒得画画,就躲到海边,看着蓝天白云大海发呆,这时候随身听里再放起无印良品的小歌,偶尔有海鸥和美女飘过,奶奶的,这种调调简直能要了俺的小命!

    鼓浪屿的轮渡是不能不说的,周末不画画的时候,几个要好的哥们姐们就通过轮渡过海跑到厦门去逛街。那种感觉就像从高更的画里跳到吴良镛的画里,蛮妙的。厦门的中山路是宜人的,可惜除了温莎牛顿的水彩颜料我没有买什么留下印象的纪念品。倒是听说有的哥们被女友挟持天天去逛,成堆的往回买衣服。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心里只有画画,曲艺,没有烦恼,没有女人,白的就像我迟迟没动笔的画纸一样。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状态啊?

    印象很深的是鼓浪屿的雨,有一次来了三天台风,大家都躲在宾馆里面,于是我们便有机会和高冬老师畅谈艺术人生,我也有机会给大家讲上几个段子,唱上几段快板书,哥几个一鼓掌喝彩,你说,这小日子是不是给俺皇帝做都不换??
    岛上的小雨也蛮有味道,记得有一次没带伞,快到宾馆的时候下起小雨。正巧遇见戈蒂娜,她给我撑起伞一起走,这时候便有路人冲我们指指点点,脸上带着一种暧昧的狡黠的看热闹似的微笑,我下意识的还躲到伞外面,哈哈,那个时候真是封建的可爱。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虽然我只在那个小岛上逗留了三个多星期,但是留下的回忆已经够我享用半生了。回到清华以后,心情再没有像那段日子那样澄明、纯粹,回去后设计课一天比一天重,还做了曲艺队的骨干,再后来还第一次遭遇了感情问题,俺亲爱的少年时代也就此终结了:(

    分享到:

    评论

  • 曾若浪好像是小提琴吧?
  • 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我想我大一刚来的时候好像认得曾若浪同学~~~
  • why do you begin to write the "biography"?
  • 哈哈,太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