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答shechuan,我最喜爱的16段相声(上) - [笑林广记]

    2007/05/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5471376.html

    总是信誓旦旦要写这么一篇文字,却总是无暇动笔,利用周末时间好好归置了一下脑海里的东西,OMG,原来把脑子里常浮现的一些东西数一数,远不止top10,就连20都不止。怎么办?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了:
    1、单口相声不收入。这样,超凡入圣的刘宝瑞先生就排除在外了,没关系,他的东西我都喜欢!我认为他的“相声界的莫扎特”!
    2、菜单子、八扇屏、论拳这些贯口不收入,尽管我是那么的爱这些活。
    3、太短的小段不收入,例如马三立的《死蛤蟆》,对我影响颇深的《反正话》等等皆不在收入之列。
    好了,输入以上条件,过滤一下,还是有16段无法割舍,甚至除去前2段之后堪称排名不分先后。不是本来说10段吗??对不住,谁让shechuan列了12段呢??
    这里剩下来的16段,不仅是喜欢的,而且是对鄙人之创作、表演产生过较深远影响的,故此著文记述:



    16、学电台      郭德刚 邢文召
    郭德刚,“以力降十会”,其奇损的风格确实招致了大量头脑发胀的粉丝,但终究没有一块活可以传世,理由是技术取代不了艺术,快感取代不了美感。不过谁要说郭德刚的相声一文不值,不是跟郭有仇,就是缺乏最起码的鉴赏力。
    虽说他大部分作品粗糙,然独独有这么一块《学电台》,堪称郭的压卷之作,他的信口开河,跳跃奇诡正好满足了《学电台》的要求——郭德刚的含金量正是在于他临场现挂和出人意料。

    15、西江月      徐德亮 王文林
    为徐亮之自创作品,我认为这是近年来最好的一段文哏相声。(shechuan喜欢《进化论》之前半段,我也是,但局部的精彩无法掩饰其整体的溃败。)
    郭称徐德亮必成为“新文哏”的代表人物,不无道理。

    14、对春联      马志明 黄族民
    2003年冬天,马志明北大专场。平生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大师的艺术,领略马派的风采,岂是“震撼”两字了得。这块活最令我心仪的就是其工整,雅中有乐,非基本功扎实者无法使出其中妙处。后来,王玥波与高峰的《对春联》,里面的“骑驴磨腚”俺也是很喜欢的!

    13、一肚子三国  王玥波 邢文召
    王玥波,实为年轻一代相声演员之翘楚,口风极类高德明,表演占足一个“帅”字,将来必为“京派”相声之领军人物。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他,便是“守正出奇”,与郭胖之“奇诡损邪”形成鲜明对比。《一肚子三国》是十分钟之内的小段,但内容,尤其是底,正可谓“守正出奇”,玥波的大师风范已经显露无疑。

    12、找舅舅      马季   唐杰忠
    我偏爱马季,尽管他很多东西缺乏“艺术含金量”,但听到他的《打电话》、《诗情画意》等作品,仍然亲切到产生幸福感,所以确切的说,我喜欢的是年轻到中年时候的马季。
    马季步入老年后,太成熟,太大师,他可以大到一点功夫都不显。正如某民间传说的“断魂枪”,许多人向一位老居士求艺,学“断魂枪”,全被拒之门外。而老人临死前一个人关起门来从头到尾耍一遍断魂枪:我就是自己牛B我自己的,谁也学不了!
    这段《找舅舅》,对我表演和创作上的启蒙,产生的作用,难以估量。就连清华曲艺队第一块自创活《清华园寻宝记》(后演化为相声剧1234中的一部分),也完全脱胎于这段作品。马季从创作到表演,证明了相声不是以歌颂和讽刺来划分的,相声的核心,永远是包袱和节奏。
    如果说大家觉得歌颂型相声就是恶心,就是拍马屁,可以来听听这段。如果你仍然保留原有意见,我又有什么好说呢?

    11、武坠子      魏文亮 张永久
    这应该算是一段腿子活吧,但是有些特殊。算柳活?又太闹了。总之,我喜欢。
    据说刘洪沂和李嘉存的也不错,但俺没目睹过录像,也并不欣赏刘先生的幽默感(刘先生功夫很好,但却永远不是我的那杯茶)。
    我喜欢这块活,就是因为喜欢里面的“打哏”,打的可爱,打的俏皮,打出使活的一个“坏”字。
    里面的“掉凳”也是所有传统相声里,掉的最有道理的,效果最火爆的!


    10、学大鼓      侯宝林 郭全宝
    我对侯宝林的相声,不像对马派的那么熟悉,别人嘴里叨咕的《夜行记》我也不是很感冒。侯派的精髓,绝不在塑造人物,因为侯宝林这方面的起子要和马老比起来,简直是蚍蜉撼大树。
    侯有侯的本事,侯有他人无法比拟的天资,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与一丝不苟的钻研精神。他对于四门功课中的“学”字,已经修习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就拿《学大鼓》来说吧,我没看过录像,但仅是听录音,对侯的儒雅帅气已经敬仰到无以复加,这是百听不厌的一个段子。尤其是学少白的《战长沙》,就那么几句,竟可以得到少白艺术的神韵。郭德刚的《学电台》里也唱了这段,相比之下,是不是有天渊之别?

    9、造厨         高德明 甫保仁
    有人说,不听马三立,就不知道什么是说相声。其实我觉得,不听马老,听听高德明,同样能说明问题。
    如果你能掌握了高德明的口风,遣词造句的逻辑,你就算不成大师,起码也得成腕儿。
    很多人喜欢《揭瓦》,我喜欢《造厨》,也许是小时候听过这个故事的蓝本,这个小故事太有趣了,里面那种贪婪小市民的嘴脸和胡搅蛮缠的小聪明,可爱到爆。尤其是最后那句“我们这孩子,就是奶油的脑袋”,不是有点情趣的人,还真觉不出好来!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断魂枪》不是小说么……还是说取材自民间传说?
  • 小强,你也够有激情的!
  • 对相声不太懂。

    记得小时候喜欢听相声,看人在台上说、学、逗、唱,可逗乐了。

    后来大点儿的时候,特讨厌听相声,一点都不让人乐,看见相声第一反应就是换台。

    现在,就喜欢郭德刚,可能正如所说,就是喜欢他的“奇诡损邪”,听起来够乐、够好玩儿。

    所以,我看来,相声,只要能逗乐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