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遇劫刑车 - [东方既白]

    2007/04/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5013044.html

    昨晚躺下怎么也睡不着了,第二天才知道:泡吧的时候喝了一杯咖啡,肯定是咖啡闹的。

    睡不着干吗呢?起来看了会儿《大开眼界》,真好,但不想多看。眼睛累,又懒得看书。突然想起背快板书的词儿。前几天和大保聊天,聊到《劫刑车》,不妨背背。对,就是这个主意!

    大二的时候,词儿已经滚瓜烂熟了。但是现在背,够呛了。听了两遍,觉得里面写的太有逻辑了,好背!到现在,我已经可以通背了。

    不过要说的不是背词的问题,而是这段子写的太好了。能把故事、韵律、塑造人物完美协调,李润杰先生不愧为大师。据说李润杰当初上个厕所,出来就能编一新段子。尽管我演出只用过三打,心中最爱的是打虎,还有赶会、打店,但是那些都是在传统山东快书基础上改过来的。这篇是改编自红岩,成为经典的李派不朽名篇。

    有书路子、有扣子,作者又懂曲艺表演,非得这样才有实力来可以来改编小说,然而李先生处理句头之娴熟非他人可望其项背的。比如:

    “说城门那儿贴着个大告示,
    共产党头目人里有个双枪老太婆,

    双手能打枪特别准,

    叫谁死谁就甭想活;

    她要说打鼻子,准不打眼,

    说打眼珠都不沾眼窝。

    这个事儿听着都神啦,

    哪有这么大能耐的老太婆呀!”

    最吃功夫的是情节的改编,总能让老太婆处于矛盾的中心。快板书《劫刑车》在一开始,先把双枪老太婆下山目的说明,在大石桥前摆出来战斗将临的局势,随着在伪警察局长身上做了文章,他妄想凭他带来的爪牙和乡丁捉拿双枪老太婆,破坏劫刑车的计划,那知道爪牙们早被游击队缴械,他只好自认不是“小诸葛”而是一条“菜花蛇”。又在拦搜了刑警车发现是空车以前,点出了叛徒甫志高跳水逃跑,特务魏吉伯死硬不说出江姐下落,只有双枪老太婆神枪击毙甫志高以后,魏吉伯才说出改由水路押送江姐到重庆。这些地方都是小说原作所没有的,它们使故事的发展平添许多跌宕曲折,又都从属于主要的矛盾冲突,给观众以出乎意料之外的变化,变化结果仍旧符合观众的心理,而且增加了欣赏兴趣。这样的丰富和处理,没有故意附加什么多余的东西,也没有勉强地使之复杂化,却能使情节更细腻而富于说服力量。

    劫刑车者,神品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悲情波兰 2010/04/11

    评论

  • 水木在校外不好用,电影社区又垮了。因此换博。换个干净爽利的所在。
  • 为啥又换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