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冥唐人对话录-诗文篇 - [一本正经]

    2008/03/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17239050.html

    唐人街: 澄江静如练。
    北冥乘海生:?
    唐人街:这是李白最喜欢的一句诗
    北冥乘海生:牛
    唐人街:可以说李白最崇拜的。
    唐人街: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去矣方带淫,怀哉罢欢宴。佳期怅何许,泪下如流霰。
    北冥乘海生:我今天在网上胡找,居然找到我写的诗,一点印象都没有
    唐人街:???
    北冥乘海生:签名档这一首
    唐人街: 我以为是李白晚年的手笔
    北冥乘海生:立春逢雪忆旧游十六韵 千载春欲近 清钟破华胥 扑簌惊窗雪 萧散满床书白楼未冠日 当此意跃如 逐庭素帛碎 携友向梅呼自在诗常有 酣成律也无 故旧生涯外 心事正云殊晶莹纷万点 凄惋对六出 踏腾玉烟起 目乱紫冥疏 儿童黄帽至 欢颜执我菊 葳蕤枝萼润 顾照形容枯 陶令江湖远   刘郎琴瑟孤 春懒耽吴雁 冰残卧燕鱼 兰情无由寄 心凝似泉珠 倏忽飞浩荡 积砌路沉浮 沾衣襟红淡 移步履痕虚 不觉青眉老 飘飒动白驹
    北冥乘海生: hehe,肯定是写了就发在那里了,后来再也没看过
    唐人街:我不懂诗
    唐人街:但好诗能看出来
    唐人街:我最喜欢王维,绝对整饬。
    北冥乘海生:嗯,
    唐人街:王维是状元,有文化的人。
    唐人街:弹琴作画都在一个水准上
    唐人街:绝对的一以贯之
    北冥乘海生:咱们都是文化人,哈哈
    唐人街:我写不了诗,我太理性。我只适合做些歪诗。
    北冥乘海生:诗更多的是感性的
    唐人街:是啊,现代人写诗最大的问题还是太理性。
    唐人街:尤其是现代诗。
    唐人街:李敖说,写诗没辙口就是无能。大致意思。
    唐人街:人呢
    北冥乘海生:?
    唐人街:关于洒扫,进退,应对。
    北冥乘海生: ??
    唐人街:我觉得,相声是很锻炼进退和应对的。
    唐人街:所以,我在清华学的都没有用
    唐人街:就在台上说了点相声还算有用。
    北冥乘海生:赫赫
    唐人街:北冥有鸟,其名为鹏。
    北冥乘海生: :)
    唐人街:这诗如何
    北冥乘海生:这不能叫诗
    唐人街:也是。
    唐人街:诗有定义没
    唐人街:内涵和外延
    北冥乘海生:大致有
    唐人街: 体、相为何。
    北冥乘海生:总要利用到一点阅读上的美感,朗诵层面的,才叫诗
    唐人街:我认为诗歌/文学都应属于听觉艺术,你以为如何?
    唐人街:书法算视觉艺术
    北冥乘海生:文学不一定吧
    唐人街:文学较宽
    北冥乘海生:诗是多媒体艺术
    唐人街:但从根本上来讲,也应该是的。
    北冥乘海生:诗也有利用视觉和思维的技巧
    唐人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唐人街:唱快板的如果懂视觉和思维,就是诗人了。
    北冥乘海生:诗跟戏是很接近的东西
    北冥乘海生: 差不多
    唐人街: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唐人街:我最喜欢的诗,地道。
    唐人街:什么都有了。
    唐人街:迄今为止,王维的诗最能调动我的视觉和空间想象力。
    北冥乘海生:嗯,没错
    唐人街:电影导演应该处于最低层面
    唐人街:但他们还是要不断留白
    唐人街:才能有层次。
    北冥乘海生:老杜把诗法,特别是对格律的理解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唐人街:李白呢。
    北冥乘海生:老杜发现了对仗的一大妙法
    唐人街:哦?
    唐人街:我很喜欢对春联这块活,我觉得汉语的韵律美都在里面了。
    北冥乘海生:李白是个率性的诗人,好则好,但无章法,不可学
    唐人街:天才和地才
    唐人街:而王维是人才。
    北冥乘海生:对对子,要小对大不对,言对意不对
    北冥乘海生:这样一不失音节和概念上的整饬美,又不至于呆板
    唐人街:举个例子
    北冥乘海生:比如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做伴好还乡
    北冥乘海生:白日和青春
    北冥乘海生:白对青,日对春
    唐人街:恩,要从大处着眼,还能落到细节
    北冥乘海生:对得结实极了
    唐人街:还有平仄
    北冥乘海生:但白日和青春,乍读起来简直感觉不到是对仗
    唐人街:这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唐人街:大手笔。

    唐人街:你认为北雁南飞和前车后辙的对子平庸在哪里?
    北冥乘海生:就是说你一个字一个字对出来,大局一般就呆板,这就是平庸
    唐人街:匠气
    北冥乘海生:这样的原则及至就是流水对
    唐人街:我觉得王玥波里那个包袱很有趣味。

    唐人街:吃蟹不足吃蟹足,吃足仍不足的下联
    北冥乘海生:下联什么?
    唐人街:骑驴磨腚 骑驴腚 骑腚还磨腚。

    北冥乘海生:哈哈
    北冥乘海生: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第一遍读能觉得是对联么
    北冥乘海生:我特别喜欢白居易,他非常地聪明切不拘泥
    唐人街:哦。你认为苏轼如何,这是我最向往的一位。
    北冥乘海生:表面上看,白的新乐府是古体,但实际上知识名义上抛弃格律
    北冥乘海生:格律好的精髓他都采用了,所以朗朗上口
    唐人街:白的诗最有名的是那句。
    唐人街:?
    唐人街:卖炭翁?
    北冥乘海生:哪句说不上,反正他的古体诗虽然不完全和律,但离律不远的
    唐人街:苏轼呢。
    北冥乘海生:我觉得苏轼还是文章更好,赫赫
    唐人街:唐宋八家么
    北冥乘海生:诗总的来说逊于辛弃疾
    唐人街:噢。
    唐人街:词很牛比。
    北冥乘海生:辛弃疾对诗的节奏有些创造
    北冥乘海生:传统的节奏,启承转合是平稳的
    北冥乘海生:最典型的是王昌龄
    北冥乘海生:之所以叫七绝圣手,实在是太规范了,启承转合一句句来
    北冥乘海生:绝对的中正平和,圣唐气象
    唐人街:曹操呢
    北冥乘海生:辛弃疾的变化是把转合的节奏加快了,诗的顿挫感大大加强
    唐人街:恩。
    北冥乘海生:比如可怜白发生那一首,转合都在最后一句,绝对的重摇滚风格
    北冥乘海生:曹操跟唐朝的诗法区别不大,只是格律在那时候还没有成熟
    唐人街:纳兰你以为如何
    北冥乘海生:不是太了解
    唐人街:我最喜欢他的长相思
    唐人街:夜深千帐灯那一句
    北冥乘海生:知道这个
    北冥乘海生:你知道曲牌体和板腔体的本质区别么
    唐人街:我对韵律学一窍不通
    唐人街:不知道这两个体的定义,您给讲讲
    北冥乘海生: 嗬嗬,敲字也说不大清,太麻烦了
    唐人街:京剧是板腔体?
    唐人街:诗词是曲牌?
    北冥乘海生:是
    唐人街:好,你可以讲了
    北冥乘海生:昆曲就是曲牌体
    唐人街:只讲外延我倒明白
    唐人街:噢!
    北冥乘海生:太麻烦了,赫赫,等你来北京再聊吧
    唐人街:我以为你可以一语道破呢
    北冥乘海生:这里面涉及到诗词曲赋的一个核心修养
    北冥乘海生:说清楚也不难,但要有图形
    唐人街:噢?
    唐人街:牛比。
    北冥乘海生:所以敲字不容易。

    分享到:

    评论

  • 逛荡,你的钢琴学怎么样了。
  • 俺葱白文化人~
  • 你这两句满不挨着!
  • 小伙很惹人积极向上,
    every reader want to say
    要虚心,莫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