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声创作这件事 - [笑林广记]

    2008/01/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14259414.html

    今天有一位美女姐姐msn上说:“那天我去体育馆听郭德刚了,听到一半就走了,不是他们真不行,就是我要求太高了……像很多相声里面讲究说学逗唱的东西其实并不可乐,完全讲的是一种功夫,可这种功夫在俺们这些外行看来就没意思了……”
    我在博客里很少聊相声,平时也很少听相声了。听了美女这番话,才想起以前对相声那么多的回忆。是抹不掉的。

    说起相声,如今的相声界基本没有相声创作:

    勇敢如冯先生者,切断传统的根,终于发现无本之木是难以生存的;懒惰如姜先生者,攒几个笑话,不论是否硬山搁檩就凑合一段;痛心如马季先生者,大气如侯三先生者,最近都去了。

    小马先生好,但也不见有创作,难怪,因为他是一位古典相声演员(我这里不提“传统相声”,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容易让大众混淆的概念),讲究的是典雅,不能容忍任何不美东西。马家任何一个作品都是一座大厦,里面的一砖一瓦都不容粗心,马志明们有资格说:“慎言创新。”别人没资格。

    奇志大兵有自己的东西,但包袱缺乏古意,实在不是这里事。俩人裂穴后各自沦为天涯歌女。比较惋惜。

    郭德刚是有创作的,譬如那段外表粗糙但内核坚硬的《论相声五十年之怪现状》,但这么有力量的东西随着他的大红大紫恐怕再也难以看到。此外的《我要XX系列》实在令人尴尬,改造的“传统相声”也很少有值得一提的。郭身上最有感染力的就是他的牢骚,没了这个,他的艺术生命就危险了。

    德云社的价值,在于让今世人重新见识到了古典相声的魅力与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但他带来的危险性也是不言而喻的:重技术而轻人性,缺乏思维和原创(唯有徐德亮的《西江月》让人眼前一亮),相声的魅力在于相声语言中蕴含的灵动与感悟,没了这个,恐怕大家都要唱着那段《大实话》孤芳自赏了。钢丝们,如果要反驳我,可以过几年再反思一下。

    郭是个有独立思维能力的古典演员(虽然古典的还不够),他比老演员们有优点,视野比较宽,脑子比较活:他懂得利用网络、传媒,虽然他的相声里也不乏网络笑话,但难以称之为作品。最近利用网络笑话,真正可以称为相声创作的是李伟建、武斌的《说球》。也许大家还没听说过,但这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这个小段虽然算不上杰出,但里面所蕴含的相声智慧,至今我还没见有哪段超越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