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子归来-清华人物志之3 - [燃情岁月]

    2008/01/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13504122.html


    关蕾来了,就在昨天晚上,Vanke总部出现。

    要知道,在深圳能见到一个亲人是多么不容易:以致于激动的我把礼物也忘给了,请人吃饭钱包也忘带了。关mm给我的印象特别像一只燕子,轻盈,灵巧,素雅,她在水木上似乎还用过“燕子归来”的昵称,可谓恰如其分。她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笑声,她发的每一个笑音都像一颗颗砸不烂捶不扁响当当的铜豌豆,带着节奏,迈着激越的步子鱼贯而出,让听到笑声的人心情愉悦、宾至如归,乃至面颊绯红、不知所措。

    当那些铜豌豆将Vanke总部门厅的玻璃幕墙撞的叮当乱响的时候,我相信,这真的是关蕾到了。眼前的燕子,看起来更职业,不变的是纯洁的眼睛和素雅的风格。算来,已经有一年半没有再见面了——上次见面是在杏娜的婚礼庆典上——当然,这次来深,她也带来了杏娜的问候。
    第一次和她相识,就是因为杏娜,杏娜是我的老乡,她是杏娜的闺蜜。当时刚入学半个学期,我需要清华二级的英文教材——不争气的我一进校门就考了个英语一级(具体数字忘了,反正就是最差的那级),还是关蕾送的,从此就认识了。后来见面很少,她本科毕业后我们在学校见面就更少了。
    我曾在深圳研究生院呆过一阵子,返京后在十四食堂吃饭,突然发现了一个脸颊红润的娃娃脸,笑嘻嘻的向我打招呼。我颇反应了一阵子,才认出是她,这种感觉正是“燕子归来”,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永葆青春的。再就是记得研究生毕业,跑到主楼跟她照了张学位服合影,却错过了建院的大合影……

    昨晚聊了很多工作,吃了很多鱼头,讲了很多笑话。奇怪的是,这时候她反而不那么剧烈的笑了,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也会抱怨自己激情逐渐泯灭了;碰见冷笑话也会很愕然不解;听故事的时候,睁大了眼睛,像一个听奶奶讲鬼故事的孩子。鉴于我还要继续加班画图,聚会到9点多就必须结束了。当最后一段子落幕的时候,她咯咯的赞着:真好玩。我想,这句评语会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我忘带钱包的负罪感。嗯,挥手道别。

    人已返京,余音绕梁。要知道,直到现在我仍然疑心那些铜豆子随时都有可能再向我耳畔袭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松坂庆子 2010/01/08

    评论

  • 需要推广你的博客吗?参考我的博客,看看我怎么推广、积分、赚钱的
  • 不知咋的,想起一个“倾慕堂堂主”之号送给ssklx,哈哈哈
  • 好呀
  • 抱歉飞哥,我点了你的名,到我的博上留言吧
  • 这么热情的交流电影,还做笔记的,也就是你俩了~~
  • 我只认识飞飞。。。
  • ^_^对对对,那两顿饭我也记得很清楚呢!你那个电影清单完成了多少了呢?
  • 我印象最深的是两顿饭:娜娜的奖学金我们一起在陶园二楼等半天菜不来,上来一盘醋熘白菜,大家吃得兴致勃勃,你的名言出现了:别让咱们那么好胃口浪费在一盘醋熘白菜上~~ 另一顿是在荷园二楼,给我和娜娜科普了一下著名影片,我便使劲儿地记啊记,并制作了电子版留底备份~~
  • "面颊绯红、不知所措",你
    不是宝玉谁是:)
  • 好久没这么一气呵成的写一篇像样的文字了,占个沙发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