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一在丽江 - [Travel]

    2011/05/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125872232.html

    我提出五一想去丽江,立马遭到很多人反对:1、五一假期人太多;2、五一假期太短,品不出味儿;3、飞机票和房价太贵……
    算逑,谁的都不听了,爷就是要去。
    世事无常,万一2012提前到来去不成怎么办?
    一切的代价都不重要,我要的就是这股气:但凡心有所想,必定身体力行。
    你还别说,这个五一真给面子,丽江还真就没多少游客,真没想到丽江的气与我的这股气不谋而合——这里竟是一个化外江湖。

    徒弟推荐我住在樊樊的家,此举被印证为无比靠谱:这位湖南岳阳的豪气美女与老公一起离开城市的喧嚣,定居丽江,终日过着遛狗搓麻、看片睡觉的闲适生活,直接将我带入最典型的丽江土著生活。很多朋友都向我打听这位美女老板的情况,皆被她老公外形绝类高仓健这一残酷事实惊得哑口无言。

    中午抵达大研古城,把东西安顿在樊樊家的住处后,便信步游玩,一路拍照打尖,吃了纳西炒饭、纳西回锅肉、鸡豆凉粉、阿安酸奶、炒耳块……无不余味三日。破落古院、寻常巷陌,四方老街,流水石桥,先将丽江声色饱览,回到住处,已近黄昏,遂倒头大睡。

    醒来时听得户外喧哗,原来是门外来了熟客——老板樊樊的邻居兼闺蜜,正在院子里的灰空间客厅看片——只见她形貌昳丽,人高马大,留毛寸,穿大氅,好一副英侠打扮。寒暄几句,方知此君名唤任飞,乃丽江本土大姐大级别的英俊人物,好喜重口味的恐怖血腥电影。几番狂侃下来,我们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影迷友谊,这就叫人不亲艺亲,艺不亲刀把子亲,刀把子不亲骷髅血浆还亲呢!

    正待此时,高仓健老板牵着和他一样帅气的阿富汗犬回来了,樊樊也回来了,免不了又是一番来回介绍。此时天色骤变,突降雷阵雨,片子也转到了《国王的演讲》,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真是与电影节奏合二为一,日后必为传世精品。片子看罢,与老板娘合一个伙计去下馆子吃饭,那个滋味,啧啧,那个火候,非中午的纳西炒菜能及。

    晚上是重头戏,因为酒吧时间到了。任飞姐直接将我引至气场最牛逼的“江湖”酒吧,进屋后直接享用新龙门客栈的空间感受,带夹层的土坯界面,楼上楼下,各路豪杰,粗野的领唱,暧昧的伴奏,曲间插科打诨,台下觥筹交错,好一番江湖景象。“江湖”有朋友送了一瓶酒,饮罢,随任飞又去了“回归”——一间新开的酒吧,各种演员,奇装异服的表演以及黄色或者黑色的段子,呃,还有醉人的酒……

    闲言少叙,次日天明再转古城,中午后来品尝老板亲手包的虾肉馄饨,其汤味鲜美,虾肉缤纷,黄发垂髫并饱食自乐。下午打车直奔束河,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打车从古城出发,25元20分钟即可抵达束河老办事处,不必买门票。
    坦白讲,无论大研还是束河,目前都有些过度商业化。但丽江的魅力却岿然不动。原因有二:
    1、古城的肌理并未破坏,即老城市规划的脉络还在,不论修修补补,敲敲打打,插花挂旗,丽江那坚硬的文化内核还在。虽然有些新的砖墙色和大红大紫的旗子色彩露怯,我也能勉强接受,并骂一句:浮云。
    2、以水为主脉进行的规划和建筑设计,建筑外墙皆开大窗抑或大门,外墙临水,水又临街道,街道结汇处形成广场。这样就保证了一种开放式的空间形态,室内外(含灰空间)情景交融、互动,制造了更多人与人眼神交流的可能性。人皆言丽江多艳遇,根在于此。

    我先大致在城内转了转,买了些手信。便遵照任飞的指示先去石莲寺拜佛,路上看见几户破拜的村落,还有一家土著正在办白事,道路中间的火烧铁锅中飞出的烟尘笼罩了整个巷道,民众三三两两坐在路边吸烟聊天,我不禁心中暗道:吽吗咪吗咪吽。

    石莲寺格局不大,但前院可俯瞰整个束河,我拍了张全景,便收起相机,进后院专心礼佛。登台阶,仰身躯,二目把佛祖看仔细。遂脱鞋、作揖,许愿,礼毕。

    石莲寺下来是一片精品客栈区,任飞姐自家的“马锅头别院”便在附近,走过“七分舍”便到了。这个院子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没有挂任何匾额,乍看以为是自住的房屋,门口摆了两个石狮子。进院发现别有洞天,前庭后院,庭有池塘,院连瀑布——瀑布为纯天然,因为这个院子就连住后山,后山有雨水降落自然形成小瀑布。客房共计3间,一楼1间,二楼2间,以客厅上方的二楼主卧套最为豪华。装修风格走古朴冷色调,不施粉黛,摆设中有佛像并香炉,音乐放的是佛经六字真言,藏传佛教的唱法,别具一格。和马锅头对座饮茶,谈佛,不久有客人来访,一位高僧想租下此院闭关。我告辞回避,到附近的田野旁边吃新鲜水果去了。

    在路上买了些云南小粒咖啡和披肩之类的手信,便径直去寻朋友推荐的“妈妈咪呀”,问路怎么走,回答很简单——沿着水一直走。抵达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6点,这里依然是光线充足,俨然下午三四点的派头,我拍了些照片,点了咖啡和提拉米苏,便坐在水边发起呆来。这是我近年来最轻松惬意舒服巴适的一次发呆,不知有汉何论魏晋。

    直到服务员喊我结账为止。临走前和意大利帅气的老板合影,并在店里的留言簿上留言,下次再来可以有典故了。回到大研,已经是晚上近9点,老板一家去吃德庄了,我在花间堂读完松本清张的《兽之道》,准备回家休息。路过两家小CD店,在夜间闪着温暖的灯光,我心生情愫,遂买下侃侃的《滴答》与《六字真言》,丽江的空气,丽江的人和故事,都浓缩在这声音里了。
    这就是丽江,一个适合整理好心情再出发的地方,一个适合“一干正事就犯困”的人们混迹的江湖。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收拾行囊前往机场了,走到丽江一中的停车场,忍不住回头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只有两排民舍,缕缕炊烟和几个吃早餐的客人,静谧的就像一个没人打扰过的古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少不入川 2007/05/06

    评论

  • 楼上说的有理,此篇文字,江湖气十足。
  • 真不愧是跑江湖拜码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