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noopy的点点滴滴——清华人物志1 - [燃情岁月]

    2005/04/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sklx-logs/1152880.html

    收到短信,snoopy就要去加拿大念书了。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好朋友,我竟然许久没有联系过——我的记忆在时空隧道里穿行,就像2046里描述的那样,我想起了那些往事,那样淡淡的美好的和真挚的友情。

    snoopy是公认的美女,主要是一副魔鬼身材和咖啡色的皮肤,虽然面容乏善可陈但也算得上自圆其说的形式皎好——这个是五官规划组合胜于各零部件的优秀个案。但我不会觊觎她的美色,一次我当面给她讲过:彭姐,我一直很尊敬你,因为我觉得你长得像我姥姥。
    彭姐姓彭。(snoopy并非她的水木id应该)

    军训的时候我们在一个排,那个排长和我同名,我们队列的时候经常面对面站着,但从来没有说过话,我一直以为这个女孩是个哑巴,真的,因为她好像是军训中间插进来的。八月十五欢送教官我说了一段相声,也是我平生第一次上台,结果效果非常好,气氛很热烈。第二天汇报队列,大家坐着休息时,她突然冲我来了一句:
    “你可以呀你。”
    呦,还是京腔。

    第一年的时候我们没有什么来往,座位离得也远,兴趣也没有交集,一般同学。只记得她刚有bf的那阵子,班里各路帅哥纷纷摩拳擦掌面露不忿之色,终未果。

    大二换了专教,我和她邻桌,直到不交图的那一天。大二开始的时候,我只知道低着头画草图,那阵子确实非常痛苦,设计作不出来真的很郁闷。一日和linai,snoopy去十食堂吃饭,有说有笑的,心情就好了很多,然后去旁边的小树林去买旧书。从此我们就熟悉了。
    我经常呆呆的盯着桌子上的图纸,经常会有纸团、橡皮飞过来击中我,有细木棍悄然伸过来捅我,顺暗器来的方向望过去,肇事者正在吃吃的坏笑。
    我以牙还牙,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她便板起脸来:讨厌,真烦!
    嗯,典型的双子座,活泼好动有热情,但又捉摸不定。

    后来一次我提议在系馆里面玩捉迷藏,大家玩到深夜游戏结束了,查点人数,少了她。大家分头去找,20多分钟以后才把她从四楼的一个柜子里提溜出来。她还抱怨说:哼,好不容易找到那么一个隐蔽的地方。你们真没劲。
    嘿,这孩子挺可爱的哈。

    大三的时候她常来我们宿舍,bf就在隔壁,她却常跑到我们屋,因为linai、jackyfan和我都是她死党。她和我们一起打游戏,看电影,赖我们的电脑用。记得中午或是傍晚,我小睡醒来,总会看到一个婀娜的身影坐在旁边玩我的电脑,幸好当时我小,从没有起过歹心,嗯哪问心无愧。
    其实男女之间可以有纯洁的友谊的,但是记住一点,如果你想交一个纯朋友,不要靠近,不要和他(她)单独约会就好了。


    我、snoopy还有jackyfan是有名的“逛街三人组”,从王府井、燕莎到厦门中山路,横逛。其实我知道这俩家伙关系不错,但我也不在乎当灯泡,足闹。

    我们常去她家做客,就在照澜院附近。房子的室内设计很有特色,非常有传统味道。墙上挂着沈醉的题字,她弹钢琴给我们听,还拿出厚厚一堆相册。里面有她的小时候,还有父母的结婚照,她兴奋的向我们介绍:中间这个证婚人叫蒋纬国(@@!)。她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好美,堪称风华绝代,她说:我长得更像我妈妈。我嘴上答应着:嗯。心说:哼,差远了。
    是啊,她妈妈年轻时该是个何等的女子啊。
    半年后一天我提出想要一张她妈妈的照片摆到桌子上,未遂。

    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常有这样的情景:我说,彭姐,我们比一比谁的手大吧。于是她就乖乖的伸过来,我认真的比量一会儿,煞有介事的点一点头:嗯,还是我的手大些。jackyfan看不下去了:哼,你就是想趁机摸人家的手。我轻轻叹一口气:唉,又被你看穿了。然后三个人放出野兽般的笑声……

    我知道,这样开心热闹的日子终有一天会离我们远去,我投身了曲艺队,jackyfan也做了辅导员,她忙着出国,大四以后我们在一起很少了,但是回想起来,只有那个时候才像个大学生过的日子。

    最后一次见面是2个月前在照澜院银行吧,她还我华星的打折卡。临走时握了握手,没有离别的感觉,现在想来却有些心酸了。其实朋友就是这样子,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分开了也不会想念,你突然有一天想起曾经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又会感动。朋友的人生路,你只能送他一程。

    她妈妈就在加拿大,走了也没啥担心的,发短信祝福她一路顺风吧。刚刚收到回信:“我周五启程,一想要见到妈妈了,真的很幸福。”
    心里高兴,但又有些不是滋味,我的大学,我的朋友们,你们怎么都走了?为什么天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呢?

    望了一眼我现在呆的城市,深圳很热闹,但灯火辉煌的外面,是荒凉的山。

    分享到:

    评论

  • to shv:

    你这番话说的我好心酸啊……
  • 就是当初在老水木上看到了这篇文章,让我决定慢慢把博客写下去。最不济,老去后,还可以当回忆录。
  • 我还是最喜欢这篇,最喜欢捉迷藏那段 嘿嘿~~~不知道她回来没?有没缘分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