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蝙蝠+意外

    2009/11/15

    蝙蝠已经看了,母亲还远吗?
    1、蝙蝠
    老朴这部片子已经期待了半年,如果奔着老男孩、金子那种过瘾去看,肯定会失望。
    你得本着过日子的心看。
    女主角很汤唯,很汤唯,又是床戏又是麻将戏,可能老朴很服气李安吧。
    这部片子适合深层次的神经质人士观看。
     
    2、意外
    银河映像,郑保瑞。青年才俊。
    好看,好看的紧。
    导演对空气制造的能力已经很了得,从头吸引到尾。
    古天乐越发的精练纯熟,连任贤齐也是有型有款。
    好高兴没看到林熙蕾,可女主角咋还是这么像她?
    嗯,一切意外都是可以制造出来的。
  • 2012

    2009/11/14

    场面很宏大,桥段很拼凑(彗星撞地球+后天+海神号),逻辑很牵强,情节很拖沓。
    逻辑上也就是读者文摘的水平,最后的方舟开舱放人这段是典型的于丹式逻辑。
    明明讲出了逻辑,又用一种所谓的人文关怀来颠覆,美式的无脑煽情,无疑是全片最大的败笔。
    已经告诉我们优胜劣汰的游戏规则,又自己抽自己嘴巴,你当电影院是幼儿园咩?
    Sorry,我不该鄙视幼儿。
     
  • 世界上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思考。从百思不得其解,到略懂,到一团混沌,再到豁然开朗。
    做PPT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意思。
    王阳明龙场悟道之时,该是何等的快乐啊!
  • 上海的生日

    2009/11/10

    借上海出差考察之际,见了低调。
    衡山路,宋子文故居。
    第一次在上海过生日。
     
    我有种错觉,那就是当我看到低调的时候,感觉我们从来就没分开过。
    好像昨晚刚一起看过片,好像前天刚一起喝过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开始聊天。
    天南海北,山西河东,牛鬼蛇神,魑魅魍魉,男盗女娼,鸡鸣狗盗,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龙湖三千里,上下五千年。
    聊的好不痛快。
    喝的脸颊微红,心脏略快。
    便知已经到了散席之际。
     
    临上出租车,还是忍不住和低调同学hug了一下。
    因为我感觉,鼻子以上,眼眶以下,已经有一种酸酸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了。
     
    下次再聚,深谈。
  • 博览会这件正事居然占用了2天时间,真是的,我们得赶紧把正事干完啊。

    剩下的,就是观光、玩。

    凯旋门和埃菲尔铁塔比我想象中的尺度要大得多,建筑空间是要去体验的,没错。埃菲尔铁塔已经过分旅游商业化了,这一点让我很不爽,但没办法,谁让人家名头大呢,不来这里登顶就算没来巴黎啊。

    登上去啥感觉?说实话,高处不胜寒。

    凯旋门上雕刻着跟着拿破仑混过的所有兄弟的名字,共计286名。正好相当于计算机初期的系统。这些兄弟没有被老大忘记,跟定这样的老大,是对的。

    最近在读明朝那些事儿,拿破仑的三板斧打法和朱棣是一样的,先枪炮,再骑兵,最后步兵。看来,太阳下面还真没有新鲜事呢。

  • 抵达巴黎的机场,居然也要坐摆渡车。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看到一位气质典雅的法国空姐,头身比例是前所未见的。令人不欣慰的是,忘了拍照。

    晚上安居在包里昂的Mercure(相当于7天一样牛逼的连锁酒店),虽然小但是很温馨。抽签和李殿斌在一起,从这晚起,奠定了我们长达10天的同居生涯。

    第二天,我们不得不去干正事了,那就是法国家居装饰博览会。当真是群贤毕至,少长贤集。谁说老外守规矩,偷着拍照的可不少。

    老外对华人很凶,严禁拍照,但还是抢下来不少。没办法,谁让我们仿造能力强哩。

    老外说:你们什么东西都盗版我们的,你们是小偷!

    吴仪说:你们博物馆里都是我们的文物,你们是强盗!

    说得好,真有力量,中国现在是野蛮生长的状态,等到我们讲修养的时候,你们再来朝拜吧。

  • 中国字 - [一本正经]

    2009/10/25

    据说梵高说,早知道有汉字这东西,我就不画画了。

    “万物自声听,太空恒寂寥,还从静中起,却向静中消”

    多牛逼的诗啊,如果库布里克有闻,可能就不拍2001太空漫游了吧。

     

  • http://qing.cinepedia.cn/?p=1765

     

  • 水流云在 - [一本正经]

    2009/10/09

    清华东门外,光合作用书坊,一眼看见了英若诚的自传《水流云在》,收之。

    阅读过程中,犹如与一位忘年交的老友谈心,聆听老英的故事。最大的惊讶,是他居然在冀县千顷洼的监狱里关过几年,而当时那里的武装部长,是我爷爷。这也是我冥冥中觉得老英很亲切的原因?

    英若诚是有清净心的人,否则不会在监狱里找到那麽多生活乐趣,他就是一尊活佛。在他身上,同时体现了卡佛和苏东坡两种不同的精神。

    到后面,越看越惊讶,随着家族历史的揭开,才知道英家在整个中华民族历史中所担任的神奇角色。不过最打动我的,还是英若诚和吴世良说的那句话:以后的日子里,你不会感到孤单,我会让你每天都有笑声。

  • 从法国考察回国已有数日,思想过去的一周半,总有种做梦的感觉。

    我想,我的人生大概可以划分为欧洲前和欧洲后两段,因为自法兰西一别,自我的存在感加强,生活的感觉也变得如此不同。

    那么,就让我慢慢道来,回顾此行的点滴以飨博友,既是对美好日子的纪念,也是表达对下次旅法的憧憬。

    那是9月3日的凌晨,一行8人搭上大巴抵达香港机场,早餐后登上了去往赫尔辛基的飞机,当时我就在想,这一程将载我脱离生活了27年的亚洲,抵达一个活在我心中已久却从未触摸的地理位置。

    翻起岛田庄司的《斜屋犯罪》,我想:真相揭示的时候,我已经到欧洲了。

  • 姥娘

    2009/08/27

    在我的家乡,没人用外婆这个词,显得生份,喊“姥姥”已经是很书面化的语言了。我从小到大都是喊姥娘。
    姥娘是我见过最慈祥的老太太,她已经离开我两个星期了。
    而直到今天,我仍然感觉自己还会见到她,因为她在我心里不曾离开。
    她走之前,没有托梦,我甚至没有任何预感,这说明姥娘走的很安祥。

    很小的时候,家里穷,衣食穿戴都有姥娘来帮助,这些都是妈妈告诉我的。
    我从小学到高中,每年姥娘都是做两双布鞋给我,还配鞋垫呢。
    每次姥娘从老家来到县城,都会住在我家里,每次她来的时候,我都有过年的感觉,那种幸福感,自从上大学后就没再体会过。
    在我们老家,这种对某位亲人的期盼感被叫做“慌”。
    妈妈常说我:这孩子慌他姥娘。

    姥娘从小没读过书,但她供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读书走出了山村,现在落脚到西北和东北,日子久了,也失去了联络。
    姥娘虽然没有知识,但是很有文化,她出色的做好了一个妻子和母亲,但也过早的透支了自己的身体。
    姥娘的头发四十多岁就全白了,还有一次险些猝然离去,那时候我还不记事,不过从那以后,姥娘就一直有一些病症。
    姥娘头发白,但脸很精神,我小时候还说她鹤发童颜来着。

    小学放了麦假或者秋假,我就会回到姥娘家,帮助捡捡麦穗,拾拾棉花,然后到天黑了,跟在姥娘屁股后面,等着回家烧火做饭。
    姥娘会切西瓜给我,然后炒西瓜皮和豆豉、辣椒,我就着馒头吃个不亦乐乎。
    姥娘常说:这孩子,光知道吃。

    和姥娘相处最久的,是高二的那年暑假,每天晚上和姥娘、姥爷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听收音机。
    晚上听收音机,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节目有评书、相声、歌曲,还有我最喜欢的“世界之谜”。
    农村里的天空好干净,可以数星星。
    院子里有棵枣树,树上卧着姥娘养的鸡,会下蛋的。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那以后,就再也没在姥娘家常住过。
    最近一次回去,鸡已经不见了。
    姥娘离开以后,姥爷的面相都变了,从一个笑眯眯的老头变成了歪歪嘴的老头。
    姥娘给他做了一辈子饭,她走了,他一个人都不会做饭。

    去年的时候,听说姥娘患了癌症,我心里一惊,后来三姨告诉我已经经过化疗了,我一块石头才算落地。
    可是今年春节回到家,我发现了姥娘眼睛不再矍铄,面色很难看,眼窝深陷,而且骨瘦如柴。
    最后一次见面分手时,我走到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我又突然转过身跑到姥娘身边,紧紧的抱住她。
    再离开的时候,心里就明白,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次回家烧纸,家里没出现姥娘的照片(是怕姥爷难过),这张慈祥的面容,就这样消失了。
    只见到了姥娘临走前身上穿的衣服和用品,当这些衣物被焚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身上有些什么东西一起烧没了。
    老人离开,也是成长的一部分,我没有流泪不止,也没有号啕大哭。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感觉自己逐渐在参透生死,更能理解活人是在做梦,逝者真的醒来。

    离开的时候,我望了一眼村口。
    仿佛又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牵着一个连窜带蹦的孩子,走回家烧火做饭。

    王飞
    2009.08.26

  • 1.

    注意文章里面的岳父,是指的vcd的岳父。

    中午和岳父大人吃饭,泡泡和松子也在。岳父和松子大谈《潜伏》,说到结尾时无限唏嘘。我没看过,听了一知半解,大概就是孙红雷那个角和同做地下工作的老婆怎么就天各一方了吧。

    然后引申到自家往事,岳父就提起解放前,他们家某个大姨夫,本来一家人和美团圆,有一天上街转悠转悠,就被国民党抓壮丁呼啦就抓走了,一下子夫妻分离,很后来才知道到了台湾。

    问:这个大姨夫兵荒马乱上街干去嘛。

    岳父满脸惋惜说:他就是出去打酱油的!

    2.

    下午遇到某个小朋友,说了个事。说出版单位里的一位老同志虽然一直用QQ接受稿件、传图什么的,但一直不知道QQ可以乱搜美眉搭讪调情。在年轻同事的提示下,他终于也尝试了一把在线泡妞。

    结果聊了几句对方妞觉得无趣,就说:对不起,我要下了。老同志有点急,就追着问:那你的电话号码能留给我吗。

    对方妞不理他,啪啪啪打了个:886。

    老同志一看怎么只有三个数字,问:那总机多少呢?

  • ┌─┬─┬─┬─┬─┬─┬─┬─┬─┬─┬─┬─┐
    │ ┆ ┆ ┆或┆可┆如┆所┆因┆我│
    │ ┆ ┆ ┆是┆能┆果┆以┆為┆們│
    │ ┆ ┆ ┆變┆會┆我┆我┆我┆相│
    │ ┆ ┆ ┆成┆變┆在┆必┆們┆當│
    │ ┆ ┆ ┆一┆懶┆另┆須┆這┆幸│
    │ ┆ ┆ ┆個┆ ┆一┆做┆個┆運│
    │ ┆ ┆ ┆不┆ ┆個┆很┆環┆地│
    │ ┆ ┆ ┆完┆ ┆比┆多┆境┆不│
    │ ┆ ┆ ┆整┆ ┆較┆事┆相┆幸│
    │ ┆ ┆ ┆的┆ ┆輕┆情┆當┆ │
    │ ┆ ┆ ┆電┆ ┆松┆ ┆不┆ │
    │ ┆楊┆ ┆影┆ ┆的┆ ┆好┆ │
    │ ┆德┆ ┆人┆ ┆環┆ ┆ ┆ │
    │ ┆昌┆ ┆ ┆ ┆境┆ ┆ ┆ │
    │ ┆ ┆ ┆ ┆ ┆ ┆ ┆ ┆ │
    └─┴─┴─┴─┴─┴─┴─┴─┴─┴─┴─┴─┘

  • 北京有个已经签约还没过户的二手房主看到价涨了不想卖,就找医院出了个精神病证明,说以前签的不能算数。

    水木有人评:总说疯了,疯了,这回是真疯了!

  • 放生 - [东方既白]

    2009/08/08

    第一次干这事儿,和妈妈买了两条小鱼,一红,一乌。

    然后我激动的跑到江边,慢慢打开扎口袋的皮筋,生怕水突然涌出来鱼儿落在沙滩上。

    脚已经沾水了,江水一浪浪的扑过来,我就势打开袋子口,水噗的就涌出来,干净的白水遇到浑浊的江水立刻叛变了,娇弱的小鱼发现阵地一下子扩大,明显有些手足无措,被浪头肆意的搞来搞去。

    第三次浪退的时候,乌鱼一下子就不见了,我看到红鱼还一次次被浪带上来带下去,然后感激的冲我摆了摆身子(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吧),也不见了。

    妈妈说:别看了,走吧,他们已经自由了。

    我嘟囔:我还想看看,江水很脏啊,他们能活下去吗?

    妈妈说:能,人家高兴着呢。

    我还在那里站着看,但是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妈妈说:别看了,走吧。

  • 和妈妈去了古琴台。看到听琴、摔琴故事的蜡像。

    想起鼓词的最后一句,“到后来,俞伯牙先生他摔碎了瑶琴,所为是谢知音。”双泪不禁滚落胸前。

    亘古传奇的一段感情,男人跟男人的。

  • 项目部切了西瓜,我尝了一口,不甜,但最令我郁闷的是:我的夏天到哪里去了?

    武汉不是不热啊,可是为什么就不像夏天呢?可见,夏天不是一种温度,而是一种趣味。

    记得小时候,中午吃罢麻酱面睡在凉席上(有时候席子直接铺在地面上),有一台小电风扇吹着,耳朵里听着单田芳的评书,不知不觉中就睡去了,又在不知不觉中醒来,原因是电扇停了,浑身是汗的被热醒,只听见知了在吵闹。于是抄起蒲扇人工造风,然后再捧着一本《薛刚反唐》或是《七杰小五义》读起来,不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正式起床以后,妈妈或者爸爸会喜滋滋的抱出一个大个的西瓜,凉水浸过以后切开,然后全家人非常珍惜的吃个小肚溜圆。我还喜欢捏着瓜子然后趁其粘滑发射出去。这时候,盹睡彻底过去了,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

    夏天还有几种吃的,冰激凌不算,黄瓜和西红柿是我的最爱,尤其是西红柿,我喜欢先撕下薄薄的皮来吃,然后冲着嫩肉下嘴,汁水满嘴,痛快,我嫩芽般的小兽欲得到了满足。

    那时候的夏天,没有冰箱,没有空调,但是有蒲扇、凉席、评书、知了、西瓜、番茄……

    现在的夏天,西瓜不甜,知了不叫,空调确实挺凉,但每次睡醒身体都像灌了铅水,我都觉得自己不是个人了。

  • 小显摆 - [一本正经]

    2009/07/29

    最近工作忙,电脑又连续崩溃,正所谓“破屋更遭连夜雨,漏船又遇打头风”。

    抓紧5分钟写个博,小显摆一下吧,半年没发淘碟的帖子了,最近的一次值得拿来秀秀,7部,部部掷地有声。

    1、北野武的两部《小心恶警》《性爱狂想曲》

    2、吴念真《多桑》,华语电影的骄傲,马丁斯科赛斯提起来都要景仰。

    3、Spike Lee《为应所为》好看,好看。

    4、伊丹十三《蒲公英》

    5、用心棒与盲侠的剑戟片,稻垣浩

    6、嘿嘿,拿了个周立波笑侃大上海

     

  • 圣女的救济 - [一本正经]

    2009/07/12

    我昨晚一口气读完了这部书,精彩。

       

    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和家居有关,书里对于日本生活方式(尤其是富贵之家)的描述相当细致(遗憾就是我对于净水器这个东西的结构和使用不甚清楚,这对于我的理解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和《x献身》《恶意》比起来,这部书里的人物更有血有肉。云中认为这部书的主角是绫音和草薙,我觉得义孝这个骚包形象也是相当成功,戏份不亚于小草,这个男人的扭曲性格恰恰是一切祸乱的原动力。      

    总之,我在这部书的阅读中所收获的阅读趣味性甚至超过了x的献身,因为读x的时候,就被一个悬念死死抓住,略显单薄,而这部小说不停的产生看点,隔几章都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东西出现。况且,我觉得理解这部书里的推理逻辑并不省力,相反要比x献身更费脑子。老圭所展现的“推才”是相当老辣的。      

    x的献身叫“惊艳一刀”,这部小说叫“乱刃分尸”。   

    x的献身叫李白,这部小说叫杜甫。   

    x的献身叫气势,这部小说叫韵味。

  • MJ的照片 - [一本正经]

    2009/06/29

    我不是他的粉丝,他的歌也听的不多。但他影响力多么大,负面报道多么繁,我都知道。我看着这个人的眼睛,感觉里面有一种非常真诚和善良的东西,看了半分钟,我开始想落泪了。

    据说一次记者采访安吉丽娜朱莉:“你觉得这世上什么东西很美好?”
    她想了想说:“迈克尔杰克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