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答wepon之二

    2009/12/15

    昨天写的起了兴,今天又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
    就在我即将使用ctrl+v的时候,我突然定住了:对不起wepon,我不能贴。
    我真的不能贴。
    这样好像泄露了心底最重要的秘密似的。
    可能是因为我内心的敬畏。
     
    这件事情,最重要的属性,就是“美好”。
    这种美好是一种深沉的含蓄,源自于一种不可言说。
    因此一切的言说,都是愚蠢的。
    昨天我已蠢过一回了,今日断不能再蠢下去。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记得用这种敬畏时刻敲打自己。
    每当你企图用个人欲望去左右或者苛求恋人的时候,你最好照照镜子,指指自己的鼻子:
    “你丫又来劲是不是?”
    同时附上一句:“君不见丁建阳董卓之事乎?”
     
    对不住了wepon兄,我只能向你深鞠一躬,脸上带足欠揍的表情,拿起我的规划图纸,飘然而去。

    (全文完)
  • 答wepon 之一

    2009/12/14

    于巨大工作压力之间透口气,写几句,真是痛快。
    一是答wepon,二是听到一个非常振奋的消息,我最敬爱的师姐终于找到了她的归宿,善哉善哉。
     
    记得妈妈给我讲过爸爸是如何追她的。
    说爸爸下乡,死皮赖脸的住在姥姥家里,天天给姥姥姥爷干活。
    就这样过了半年,妈妈就和爸爸在一起了。
    直到姥姥去世,还在念叨爸爸是个好女婿。
    我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故事。
     
    世人一直被郎才女貌之类的词汇蒙蔽了。
    女人的幸福,其实未必需要男人的英俊、才华、地位、金钱……甚至不需要男人。
    她们最需要的,是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就像婴儿被一双温暖的大手包容。
    她们爱上了男人,是因为她们得到了这种安全感。
    哥们别太在意,你只是安全感的载体。
     
    如何才能给你的爱人带来安全感?
    我在滚滚红尘中执迷不悟跟头把式跌跌撞撞头破血流五内俱焚,终于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找到了六个字。
    当然,即使做到此六字,也未必情场得意,但这是你获得内心宁静的不二法门。
    这种宁静,如九阳真功练罢胸中有一股真气绵延不绝。
    如果你偏好重口味的莎朗斯通型,可以不看了;
    如果你想通过婚恋改变社会阶层,可以绕路了;
    如果你是西门庆这类不世出的天才,简直可以阅后即焚了。
     
    这六个字就在《大学》第一章:
    “正其心,诚其意”。
     
    接下来的,呃,下回分解吧。
  • 小沈阳的三(二声)个阶段,馋黏烦。
    确实总结的不赖,但层面太低。
    放弃馋,放弃黏,才不会烦。
     
    我鄙视技术上的浪漫(即馋与黏),那是一种深层次的肤浅。
    或许我是个傻逼,但我从小就自命不凡。
    我最喜欢曾国藩的一句话:“不做圣贤,便为禽兽”。
    我不想白活。
    我的恋爱也是如此。
    每当我看到男人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和自己的女人唧唧歪歪,或者女人仆街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便从心底生出一种厌恶——这就是庸人的悲哀。
    历史没有进步、倒退可言。因为历史留给人们唯一的教训就是人们从来就不吸收历史的教训。恋爱史也是如此。
    爱因斯坦说的好,无限的东西只有两样:宇宙和人类的愚蠢。
     
    但有一种人可以超越历史——圣人。
    情圣是可以征服自己欲望的人,而不是西门老师。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爱情和婚姻数不胜数,根源就在于人类企图用人欲去左右天理。
    我坚信:红尘中,是有“道”存在的。
    比如英若诚和吴世良,比如东坡和王弗。
    我也把他们笼统的分为三(二声)个阶段:
    共存  独立  共生

    列位看官,“看起来很恩爱”的样子并不重要。
    得道才重要。
  • 叁枪拍案

    2009/12/13

    我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老谋子的新片。
    五雷轰顶。
    看来他确实是放弃电影了。
  • 本日金句

    2009/12/11

    来自一位不知名的网友,对《风云2》的一句话影评:
    疯哥哥,不要再打了,我是多啦A梦啊!
  • 一周出差

    2009/12/10

    出差一周有余。
    日均睡眠不超过5个小时。
    今日午餐一照镜子吓一跳。
    小脸居然只剩下原来的4/5左右了。
    想起曾国藩的一句话:
    打脱牙齿和血吞。
    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后面一句是高尔基的。
  • 昆明的夜空

    2009/12/09

    同事半夜开车来接。
    一下车,抬头。
    居然看到了北斗七星。
    天哪,我似乎很久没见过这七个哥们了。
    上次见到他们,似乎还是在迷恋“圣斗士”的年代。
  • 进化 (evolve) 这个词在<物种起源>里一共用了几次?

    答案是: 一次。

    是全书最后一章最后一节最后一段最后一句的最后一个字:

    There is grandeur in this view of life, with its several powers, having been originally breathed into a few forms or into one; and that, whilst this planet has gone cycling on according to the fixed law of gravity, from so simple a beginning endless forms most beautiful and most wonderful have been, and are being, evolved.
  • 周末邵氏老片

    2009/12/06

     
    本周末一口气看了四五部邵氏老片,导演分别是张彻和李翰祥。
     
    《报仇》,是张彻的代表作之一,同样还是“兄弟情仇”的题材,那种悲情英雄主义的狠劲与《刺马(投名状)》、《十三太保》、《独臂刀》、《无名英雄》同出一辙,难怪吴宇森、徐克会甘愿认作张彻的门徒。男主角是狄龙与姜大卫,这两位不世出的男星几乎是张彻的御用。狄龙骨子里是一种愣硬的豪气与“黄天霸”般童稚的帅气(其实狄龙亦有风流倜傥的一面,我认为楚原的《楚留香》挖掘到了这一面),而姜大卫是足智多谋同时手段冷硬,有型有款。两位男星搭配总是相得益彰,想必是在当时非常卖座吧,就我而言看多了会有疲乏之感。
    这出《报仇》当中,最令人惊心动魄的还是狄龙惨死时的挣扎,与其扮演的京戏角色——“界牌关”中盘肠血战的罗通交相辉映,同是悲情英雄的宿命。张彻惯用的“慢镜”平行剪辑固然老套,但依旧表现出了血脉贲张的戏剧张力(这方面,我有噩梦般的观影经历,就是《十三太保》中姜大卫被五马分尸的惨烈场面,令我几欲失眠)。
     
    与张彻的热血阳刚不同,李翰祥热衷于嬉笑怒骂,冷眼旁观,他几乎从不使用慢镜,他的镜头总是轻摇慢撚,场面调度趣味横生,如《丑闻》当中两窃贼入室偷盗,却遭遇县长太太和钱局长偷情,动作大胆,空间调度匠心独运;又如《拈花惹草》,一个小虫爬行于被束缚的裸女身上一遭,极尽香艳之能事。我早就说过,李翰祥就如同电影界的冯梦龙,很好的把握住了色情的要点,在于欲露还遮的挑逗而非实牙实齿的交战。这哥们如同疯魔般的去描写男盗女娼,乐此不疲,同时印证了主席的那句名言——“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不过看多了会感觉李导江郎才尽,比如《军阀趣史》当中的《关公战秦琼》就有生搬硬套之感。
    我依然认为《风月奇谭》才是他风月片的扛鼎之作——虽然一位网友告诉我影片内容也是从《十日谈》中截取的。
    李翰祥,最令人神往的一位导演,整天在一帮美艳的荡妇中间工作,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激励环境啊?
     
    张彻、李翰祥或是当时邵氏最传奇的两株摇钱树,一个英雄无悔,一个偷奸淫占,真个是一时瑜亮。穷我周末,钻入这个宝库,倒也属快事!
    另外,我在淘宝订购的松本清张终于到货,山西民居之旅也旋即启程,美好的日子真是变着法儿的到来:)
     
  • 这次西安行很累,累到四肢无力,两眼昏花。
    劳累之余,也增长了一点文化。
    大清真寺、碑林、青楼菜。
     
    我们重点讲讲青楼菜。
    中国菜按受众人群分了5种:官菜(有钱人的宴席),文人菜(比如东坡肉),佛菜,道菜和青楼菜。
    青楼菜独具一格,古人去妓院可不像现在,好歹洗洗就该干吗干吗了,过去主要是奔着谈感情去的。想泡小姐,要花上一整天。
    先喝花茶,沟通感情,促进交流,大概相当于速配环节。
    再喝花酒,吃青楼菜。
    学问来了,是用筷子还是勺子(南北之分),怎么吃才能助兴,协调这种暧昧的气氛,促进情欲。
    吃喝已毕,唱唱流行歌曲,情到浓处才去尽颠龙倒凤之欢。
    青楼菜的重要性和功能不可小觑,据说,明末女明星董小宛当时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厨。
    据传,吃过董小宛做菜的人,不超过100个。
    估计都得是省部级以上和知名企业家、艺术家吧。
     
    据清朝一本叫《崇川咫闻录》的记载:“董糖,冒氏民妾董小宛所造。”
    “董肉”又称跑油肉,虎皮肉,明末初董小宛所造,故名“董肉”。
    《影梅庵忆语》中更详细记载了董小宛制作桃膏、瓜膏,还有红腐乳的方法。
     
    董小宛,还真了不起。
    秦淮八艳之首,能做名厨;
    英皇华谊的两个冰冰加到一块,顶多只能吃。
     
    我突然想起,中森名菜的女厨子们风姿绰约而又无情的切断三文鱼的姿态。
    会做菜的女子,确实别有一番风韵。
  • 拜师学艺

    2009/12/04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下士闻道,大笑之。
    不笑不足以为道。
     
    这是老子说的,注意,我不是骂人。
    孔子也说,朝闻道,夕死可以。
    对我来讲,世间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婴儿般细腻纯真的恋爱和闻道悟道的快乐。
     
    在万科,我开始拜师学艺了。
    学徒王飞,下台鞠躬。
  • 我的头发

    2009/12/02

    我的头发非常硬挺,可以用“力透帽背”来形容。
    可能是遗传吧,我妈妈的头发也很硬。
    有时候,望着镜中自己的头发,不禁发出“黑发三千根,缘喜似乌针”的感叹。
    这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好像他的头发也很硬。
    人家说,头发硬的人生命力旺盛,这是优点。
    缺点就是很难留长发,我曾经留过一段时间,后来终因过于上火而放弃了。
    我上baidu搜“头发硬”三个字,结果得到了“为什么乳头发硬,还疼”,真让我难堪。
     
    头发硬也就罢了,而且长得很快,一个月就得理一次,不然就很像丐帮成员。
    最近好像越来越快了。
    记得半个月前才刚理过。
    今天一看,
    又“亭亭如盖矣”。
  • 看了wepon的坡仙一文,让我突发奇想。
    如果在每个朝代让我找一位朋友,我最希望是:
    夏:大禹
    商:妲己
    周:褒姒
    (这个……我不知道为何,我对上古的妖女特别感兴趣)
    春秋:孔子
    战国:苏秦
    西汉:司马迁
    东汉:张衡
    三国:鲁肃
    魏晋:阮籍
    唐:王维
    宋:苏轼
    元:关汉卿
    明:王守仁
    清:曾国藩
     
    大家有没有类似想法,也可以写一个单子出来:)
     
  • 低调提到了叶永烈。
    这个人很有意思,因为我童年时对他的印象和成年后是截然不同的。
    他是中国一流的历史传记作家。除去低调说的那本,我读过的还有《江青传》,《毛泽东与蒋介石》,《王洪文传》等等,还有一些名字记不太清了。
    他文字比较有特点,能在阐述史事中间穿插评论和一股精气神,已经很难得。
     
    但大家知道吗?我读他的第一本书,居然是《小灵通漫游未来》。
    这种诧异简直可以比《新白娘子传奇》与《天下第一楼》都出自何冀平之手还雷人。
    这本书是我妈妈从冀州市中学的图书室里借出来的。
    我妈妈换过两所中学当老师,我曾经遍览两所中学的藏书。而这项工程就是从这本科幻童话开始的。
     
    我还记得一件事,看书的那天,电视里放了一个人的小品集锦。
    在转过来年的春节,这个人一炮而红。
    这个人,叫赵本山。
     
    想想,真有意思。有些同事在我看书的时候,可能还在满地乱爬呢。
    比如蜂蜜团子同学。
     
  • 明朝那些书

    2009/11/26

    关于明朝,有几部明星级的书,都是值得一看再看的。

    《明朝那些事儿》(当年明月)

    《万历十五年》(黄仁宇)

    《朱元璋传》(吴晗)

    《张居正大传》(朱东润)

    当年明月的这7本书最红,最契合目前受众的文化层面和阅读喜好,重要的是,它是大众迈向历史典籍和文化名著的一座桥梁,因为没什么比勾起观众的兴趣更积极的了。在这个意义上讲,它具备评书脚本的精神。正如易中天、王立群比起袁阔成、单田芳更具说书人的精神一样。

    黄仁宇的文字是一种内敛的惊艳,三句一个典故,五句一段援引,非熟读历史者很难和作者站在一个平台上对话,薄薄一本《万历十五年》所展现的场面和深度是惊人的。所谓微言大义,信焉。更吸引我的是,黄的文字真的很风骚,既不是诗歌,也不是散文,文字音律上却还能做到整饬。读到精彩之处,竟能有如情挑,让我耳热心跳。

    如果当年明月是个说书人,黄仁宇已经到了文学家兼历史学家的层面。

    吴晗的《朱元璋传》特色就是严谨,非常适合心思缜密,行事讲求逻辑的人阅读。就我个人来看,推荐先读读《明朝那些事儿》的第一本再去读吴晗,否则你会很头疼。

    至于朱东润这本著名的《张居正大传》,我是没什么感觉,或许是缘分不到。

    《明朝那些事儿》里,有一个人物形象特别成功,那就是王守仁,当年明月有没有学过评书理论我不知道,但造势的那些笔法这小子全懂,什么明笔、暗笔、伏笔、惊人笔、倒插笔……这简直就是评书的路子,可又通过文学的形式给你这种感受,你要按照他的原文去念,反而不行。

    最近有个太监嗓子的人,搞了一套《明朝那些事儿》的有声文学cd出来,听起来简直比现场观摩去势还难受。

    再次证明了一点,模仿刘宝瑞的人,绝大部分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有极少数的能学像,也是死路一条。

  • 深圳的天气

    2009/11/26

    在经历了春天、夏天和冬天以后,秋天终于到来了。
  • 这就是北京

    2009/11/25

    今天上午,和北京一个师兄的谈话,摘录如下(缘起是他看见了我的头像):

    贺全 说:
     这照片上的男演员是??
     谭宗尧?
    唐人街 说:
     谭宗尧
     呵呵。
    贺全 说:
     谭宗尧的水平是很高么?
    唐人街 说:
     是很高。人艺三杰。
    贺全 说:
     当年太小 成天在他家玩 早知道学两招
    唐人街 说:
     啊?你在他家玩?
    贺全 说:
     谭和他老婆 都是我爸妈军艺同学 我和他儿子一起吹大管 从学管开始 吹了6年
     他家里布置的很好 很有品位的样子 还有几只鹦鹉
    ……
  • 天下第一楼

    2009/11/23

    人艺来深圳可能不怎么卖力气吧,谢幕果然也没啥气氛。如果有,也是尴尬的气氛。
    林连昆先生去世了,继任宝贤、谭宗尧之后,彻底标志着老版的时代结束。
    当年的人艺三杰,指的是谭、林、修三人。目前只有修宗迪先生在世,马星耀的大爷固然不错,但和修版相比,少了角儿的气派。
    至于谭、林的境界,我不多说,我只说出三个跑龙套的名字:
    杨立新、冯远征、吴刚。
  • 古时候的道德观和今天的道德观肯定不一样。Peter Kreeft 总结了 12 条,很有意思:

    1. 古时,道德为先。道德是终点,生命的意义,而不是方法/手段/工具。现代人,道德是事后才考虑的。

    2. “传统” 和 “权威” 在古时是正面词汇。服从并不意味着力量,而是行为端正。现代人则强调独立性。

    3. 古时思考道德用理性思辨,现代人喜欢凭感觉。

    4. 古时的道德,出于历史原因,常常和宗教连系在一起。现代道德则多元化,世俗化了。但是因为这种政治上正确的世俗化,现代道德思考刻意避免一些有宗教味道的重要命题,比如:生命的意义。

    5. 古时,“幸福(happiness)” 是客观的,现代,“幸福” 是主观的。古代,道德不是幸福的束缚,道德不是规则而是美德,它带来幸福,虽然你有可能生在福中不知福。

    6. 古代道德是 1 + 1 = 2,从对人性的认识出发,比如精神还是物质是第一性的,推导道德规则。现代道德是 A = A,从个人感觉出发,强调 golden rule,但没有绝对的好 (summum bonum)

    7. 古代道德的终极问题是生命的意义,现代道德思考强调事实,而非价值。

    8. 古代道德强调社会道德和个人道德的同一性,政治即社会道德。现代人不信这套了。

    9. 古代道德认为人性里善恶并存,现代道德也相信这一点。现代新走红的观点有 Hobbes/Machiavelli 的人性本恶论,卢梭的人性本善论,和各种人性无意义论。

    10. 现代人强调科学的道德。

    11. 古代道德是基于形而上学的,现代道德不需要。

    12. 古代人认为社会的兴亡在于道德,现代人认为社会兴亡在于经济。所以古代政府主要回答道德问题,现代政府主要回答经济问题。

    13. 古代讲究为人师表: 老师要比学生有道德。现代往往要反过来。

  • 妈妈

    2009/11/19

    全世界的各类语言,关于母亲的昵称,发音是一样的。
    值得研究。
    包括羊,居然和人类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