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这么有份量的一部作品(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是今年应该用心去仔细体会的。

    小说读了一多半,电影已经看过了。目前我发现的最大一个区别在于,电影一开始就慢慢透露了汉娜是文盲的秘密,而小说则是按包袱一样突然抖出来的。

    所以先看电影再看小说的人,会损失一些快感。

    这话题先搁到这里,回头细说。

  • 女儿梦 - [燃情岁月]

    2009/04/15

    我梦见自己睡了一觉就老了,出现一个美丽的女儿和我相依为命,也不知道妈妈是谁。
    然后女儿跟我讲我睡觉时外面发生的故事,这些故事又像电影般播放,在梦里我又成了观众。

    都说女儿是前世的情人,莫非是前世的情人见今世的我太寂寞,于心不忍特来托梦?

    附一首歌词:女儿

    女儿呀,女儿
    整天都在我左右
    跟着我黏着我
    你现在还是小朋友

    女儿呀,女儿
    现在爸爸抱着你
    亲着你握着你
    无忧无虑在一起
    可是你长大以后
    就会是别人的妻
    想着我抱别人的妻
    我是多么多么不愿意

    女儿呀,女儿
    还有多久能相聚
    我要时刻守着你
    直到你离我而去

  • 东邪西毒 - [燃情岁月]

    2009/04/06

    这片子有种令人寸断肝肠的力量。

    新版老版的诸多差别,对我来说意义不大——反正我也没可能在大银幕上看到老版,大银幕给我带来的影响力远比一些差别来的大。

  • 贫民富翁能在今年强手如林的情况下,勇夺数项大奖,我心里是有些不服气的。

    今天偷偷猫起来看了,心里还是很佩服,不要冷静下来想这个故事有多扯淡,问题在于如何把这种梦一样的故事拍的扣人心弦才是最难的。虽然我告诉自己,这情节太假了,但我仍然被爱情所感动,只能说,导演把人内心对于虚假爱情梦想的渴求抓准了。

    确实,情节的理想程度削弱了本片的艺术价值,但是这正是奥斯卡的宗旨——造梦。专家?艺术?还是先靠边站吧。如果导演都像杨德昌,好莱坞就别吃饭了。

    在技术上,在立意上,在爱情模式上,都是奔着得奖去的,这么交圈的一部“得奖相”作品,想不得奖都难。

  • Dalton Conley: Elsewhere, U.S.A.: How We Got from the Company Man, Family Dinners, and the Affluent Society to the Home Office, BlackBerry Moms, and Economic Anxiety (Pantheon, 2009)

    推荐此书给所有属于 elsewhere 一族的人。

    检查自己是否属于 elsewhere 一族?

    1不直接从事生产制造
    2
    高收入
    3
    工作狂
    4
    追求 positional good
    5
    生活和工作混为一谈

    6
    常常想:我其实应该在(青藏高原、海滩、golf 球场…)
    7
    不常做饭,不常做家务
    8
    弗洛伊德式焦虑:经济上的不安定感,对个人工作能力的怀疑
    ……

    曾几何时,我们节衣缩食,量入为出,在一家公司终老,到邻居家里串门,小孩自己上学,我们为八小时工作制奋斗,为早一点退休挣钱,我们一家老小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改变在慢慢开始。

    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s 后,downtown 开始衰落,人们开始向郊区的好学区迁徙,在路上的时间越来越长。
    日本人和德国人在炸平的土地上用新技术锻造的钢铁,高效率的工作让美国的制造业陷入衰退,当 UAW 的退休员工超过在职员工时,GM 就成了一个福利机构。
    纽约开始了 loft 改造工程,谁说家不能用来工作,即使是法律也要与时俱进。
    医生不再找护士,老板不再泡小秘;男博士找女博士,学历相似薪水可比,成为新时代的选择。

    看看那些大亨,从一百年前的 CarnegieFordRockfeller,到现在的 BuffetGatesBrin & Page……
    就连这些人的施舍都不一样了,老派的人喜欢造房子在上面留名,现在的人喜欢搞环保,医疗,世界扶贫……

    我们的工作开始发生质的变化,直接从事物质生产的人越来越少,而从事非物质生产的工作,所谓的服务业,其实也包括:程序员,设计师,CEO,教授……
    一个简单的检查方法:但凡是那些喜欢在工作招牌上贴 “创新” 这种字眼的,都八九不离十了。

    欢迎来到后物质时代,进入 elsewhere

    在这里,那些低技术含量的工作,统统被外包给机器(机器的和人肉的),elsewhere 一族做得都是 “创新” 的工作
    (按照 google CEO 的话就是:程序员就是来编程序的,所以,我们替他们来洗衣服。)

    就连小秘的工作都不一样了。
    以前的小秘,干得不过是接接电话,打打字,做做笔录。现在的小秘,要整理文档,准备报告,安排行程…… 嗯,当然,他们不再叫小秘了,叫助理。

    结果?

    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不变的,在这个世界,什么都是变化的,变的最快的,就是专业技能。随着新技术的出现,越来越多的技术活被外包给机器(机器的和人肉的),想要停在原地,elsewhere 一族必须不停的奔跑。

    结果就是,elsewhere 一族的人虽然拥有高学历,高收入,但是也有极强的焦虑感,总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少,学得不够用,总感觉工作不安定,总觉得自己会被挤兑到服务链的下一层:
    程序员觉得自己会的不就是那么几行程序么;
    老师觉得自己教的用 google 搜一下不都出来了么;
    trader
    觉得自己那点帐别人接手半天不就全露馅了么。

    为了停留在原地,他们只有不停的奔跑。

    于是我们遇到了工业革命以来最不可思议的景象:那些挣得多的人,也是干活最拼命的人,最不知道休息的人。

    elsewhere 一族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保持 elsewhere 的状态,所以,自我,内外,开始混淆不清:

    工作和休闲开始不分你我:
    无时不刻的上网,收发电子邮件,他们穿着西服工作,穿着睡衣工作,开着车工作,蹲坑的时候也在工作。
    社交成了对工作的投资,社交圈子的选择开始跨越简单的邻里关系;
    写开源程序,写维基百科,都是为了自己事业的投资;

    就连消费也成了投资
    买房是投资;房子升级是投资;房子再融资是投资;……

    elsewhere 一族喜欢购买 positional good
    比如,名校,独门的收藏,iphone,小费,骑车横穿北美的经历……
    虽说这类属于稀缺资源(这个状态随着拥有者的增加可以改变),零和游戏,而且往往价格和价值有相当的距离,但是对于收入不错的 elsewhere 一族,追求 positional good 是肯定自身位置,消除焦虑感的重要手段(虽然也常常产生消费虚无和上当感)。

    肯定自身价值的最终标准,就是让孩子上名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会用车接送孩子上下学;孩子的业余活动比几年前多了一倍;连幼儿园的孩子也有作业了;
    就连那些高喊 “让孩子作孩子” 的人,你们别装蒜了,你们希望的结果还不是一样的。
    想想自己辛苦半辈子,孩子连个哈佛耶鲁都上不了,自己还算个啥啊。

    elsewhere 一族的私人和公共空间也开始混淆。
    从当年的封闭电话亭,到现在已经变成带着无线耳机的智能手机,在公共场所肆无忌惮的大声 “自言自语”;
    当年的内衣,现在不仅外穿成了 “文化衫”,还要在上面赤裸裸的写上标语,仿佛怕人家不知道这个是 Ralph Lauren 牌的,或者,像有些人那样订制自己的文化衫,让自己成为产品(美其名曰个性)。
    买果汁,要买环保型包装的,嗯,你买3美元一罐果汁它捐给亚马逊丛林一分钱;不知什么时候私企靠关心公共事业来挣钱了。
    没错,总有些东西是无价的(时间?),剩下的,刷百仕达卡就可以了。

    不仅私人和外部空间的关系还是混淆,就连个体本身的定义也开始混淆了。

    要想成为个体,必须有一个整体。
    几百年前,这是不可选择的,你出生在某个城市,信某个教,继承某个职位……
    就算是工业革命以后,你的所属也往往是一些物理上的存在:你的社区,教区,党派,邻里……

    网络时代,你的群落可以出现在 Facebookmyspace 上,可以是你博客的友邻,你参加的讨论组……

    甚至,就算你不把自己跟谁连起来,也会有人给你分类:

    喜欢读”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甚至,你也不再是你,而是,你,你,你……

    你在网络上轻松的创造出数个自我,同时生存在数个地方,或者 elsewhere

    隐私,怎么定义你的隐私?

    也许后物质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暴力犯罪减少了。毕竟,美国普通家庭,最大财产开支是:房子,食品,医疗,教育。
    现金?早信用卡了。
    嗯,傻子都看得出来,没啥好偷好抢的。
    爬进22层公寓窗户偷一个过时的电视机或者DVD,笔记本电脑?太不值了,也许人家早想着更新了。
    连销赃的黑店现在都歇业了。
    看看钱包里有什么信用卡或者社会安全号码可以盗用还有点意思。

    当然,像其它所有的特定人群,elsewhere 也不是包容所有人的。
    恰恰相反。
    elsewhere
    需要其他人。

    低学历妈妈的最常见职业就是餐馆侍者。

    是的,有些东西很难外包到印度去,比如给你打扫卫生的,给你做饭的,给你看孩子的……

    elsewhere 一族的工作狂特质养活了一批因为他们而存在的人。

    这是 elsewhere 世界的又一大奇观。
    雇佣关系被颠覆了,我们看到全家人恭恭敬敬的等待清洁工的到来,父亲乖乖的听保姆指责他跟孩子待的时间太少,招待抱怨客人没有说 “请”……

    Max Weber 说这个世界有三种等级关系:传统的(宗教,世袭);魅力的(希特勒,猫王);法定的(老板和下属,雇主和雇员);
    但是在 elsewhere 里第二种魅力关系受到推崇(比如充满魅力的 CEO 们),而第三种关系开始消亡,取而代之的是人和人之间的联系。那些连线最集中的人,是这个世界的明星。

    这并不是因为这个世界更平等了,而是因为我们都意识到,彼此相对于对方都不可或缺。
    黑格尔在论及封建地主和仆人的关系时也是这样说的。

    elsewhere 一族就是后物质时代里的地主。

    这就是后物质时代的新职业道德。

    代表:
    google
    工作狂的理想工作地点,人员密度最高的高级人才血汗工厂。
    拥有最多的配套设施,让人不仅联想到:医院,监狱,学校。
    著名的食堂,要知道,能提供免费食物的工作单位,除此之外就只有餐馆了(而这也是麦当劳等地方敢给出比最低工资还低的工资的理由,不过 google 的最低工资也够低的)。
    是的,你可以随心所欲,但是,看看周围的人吧。
    领导魅力超高:一美元工资嘛。
    google
    提供的是典型的 positional good:是的,如果你不能把自己扔到搜索的第一页,洗洗睡吧。
    google
    网页排名的标准不是内容,而是连线。

    欢迎成为 elsewhere 一族的成员。

  • 说说马丁斯科塞斯吧,这位导演算是纽曼的晚辈,马丁谈起纽曼也是一脸的崇拜:

    “我和自己的偶像人物只合作过一次。保罗·纽曼出演了我1986年推出的[金钱本色],扮演把汤姆·克鲁斯带坏的台球经纪人。我花了一段时间,才学会怎么和纽曼交流。伍迪·艾伦把这种现象叫做“21岁以下综合症”,他认为所有你在21岁之前在银幕上看到的人,都会让你感到紧张。听到这话,我想笑。但对偶像的崇敬确实会对工作构成影响。片中有一处纽曼面部的推进特写镜头,表现他听到台球碰撞声音的表情。纽曼完全吃透了角色当时的复杂心理,用不着我对他废口舌。当我在样片里看到这个画面时,我暗想:噢,上帝!这就是美国的偶像。”

    不管怎么说,其他导演不管铸造了多么灿烂辉煌的纽曼,让纽曼真正把男主角小金人捧回家的,是马丁斯科塞斯。

    我还想插一句,《金钱本色》里的纽曼,是我见过最帅的老年人。

  • 把纽曼拍的最有魅力的导演,当属乔治 罗伊 希尔 (George Roy Hill)。

    一部《虎豹小霸王》,一部《骗中骗》,把巅峰状态的纽曼记录了下来,那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纽曼,一个略带沧桑的纽曼,那是一个男人最灿烂辉煌的时代!

    当然,导演本人也迎来了自己事业上最大的辉煌。

    此后,他们又在77年合作过《火爆群龙 Slap Shot》,我并没有看过,但可知此部影响力与之前已经难以同日而语。对了,79年那部可爱的《A Little Romance / 情定日落桥 / 小小罗曼史》,片头播放了法语版的《虎豹小霸王》,也算是导演对于往昔的缅怀,对于自己的一份带有幽默感的“自吹自擂”。

  • touch-of-evil-04_ok  

         如果你想钻研我,我一定骗你。我对媒体说的话,百分之七十五是假的。我像只保护蛋的母鸡。我不能开口。我必须保护我的作品。自省对我没好处。我是个媒介,不是演说家。像某些东方的或是基督教的神秘论者说的,“自我”是一种敌人。我通过作品表达自己。我喜欢“我做什么”,但不喜欢“我是什么”……你知道一个人所能做的对艺术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吗?销毁所有的传记。只有艺术才能解释他的人生——而不是反过来。
      
      Orson Welles to Jean Clay, 1962

  • 最近观影 - [一本正经]

    2009/03/15

    1、《24城记》-贾樟柯

    总体还不错,但在院线放就没几个观众了。几个大腕的表现不一,基本都不如工人真人的表演,赵涛和陈冲的还不错,吕丽萍和陈建斌的不忍卒观。还有,我没见过这么长的楼盘广告片。

    2、《刺杀希特勒》-布赖恩辛格

    我喜欢这种片子,带劲。我衡量牛比片子的标准就是你看完了觉得自己都跟着牛比了起来。

    3、《米尔克》-格斯范桑特

    拍的牛比的同性恋片总是被尊崇而不被提倡,终于还是得不了奥斯卡。前有《断臂山》,今有《米尔克》。

    4、《漫长的炎夏》《西方罗生门》-马丁瑞特

    纽曼很帅,总的来说,我很难入戏。

     5、《阿基里斯与龟》-北野武

    很多话要说,估计要另起一篇博客。

     

  • 最近读书 - [东方既白]

    2009/03/15

    忙里偷闲读了《我们仨》(杨绛),《人兽鬼》(钱钟书),《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就读出一句话:人只要活得开心就不怕穷。

    我最喜欢《我们仨》的第一部分,那种把梦与现实交织的叙述完全把我抓进去了。杨绛同样是用了一句话就把我征服了: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

    余华的两部重量级作品,真是又好读又好看。震撼力完全与词藻无关,简单的文字,无穷的力量。

     

  • 为了纪念Newman,把他生前那一部部闪光的作品重新发掘出来,我搜集了很多资料,也淘到了N多影碟。尤其是看了shukei的博客,颇多得著。

    与Newman合作最多的导演是马丁瑞特(Matin Ritt),两个人合作的影片共有六部(其中第三部是客串演出)。

    1、The Long, Hot Summer / 夏日春情 / 漫长的炎夏(1958)

    2、Paris Blues / 巴黎狂恋(1961)

    3、Hemingway’s Adventures of a Young Man/少年歷險記(1961)

    4、Hud / 原野铁汉 / 牧野枭境(1963)

    5、The Outrage / 西方罗生门 / 雨打梨花(1964)

    6、Hombre / 野狼(1967)
     

    下面文字摘自shukei的博客:“如果以合作次數論交情,瑞特應是他最深交的導演了(二人政見相同,思想都帶點左傾,烈特更一度被非美活動委員會列入黑名單)。未知這是否解釋了他在《牧》片裡甘冒犯難之險,乃出於對烈特的信任與支持?”

  • 真实的故事 - [一本正经]

    2009/03/04

    一个同学收到人民网的短信新闻:

    ……政协会议为了贯彻节约纸张的号召,给每位与会代表配了一部笔记本电脑……

  • 不知道伊斯特·伍德老爷子有没有看过中国的样板戏,这张剧照整的跟红灯记似的。

    large_eastwd

  • 斌娜给我看了她即将登上周刊的新照片:这张怎么样?

    我说:嗯,照片不如你本人可爱。

    斌娜逮住理了:夸女生,第一是漂亮,不漂亮说有气质,没气质说有才,才都没有再说可爱。哈哈。

    我说:还好,我没夸你爱国。

    斌娜:嘿嘿。你的文章写的怎么样了?

    我说:不知从何下笔,你有什么爱好?

    斌娜:爱好很简单:吃、睡。

     

    当然,斌娜是一个能吃能睡既爱国又可爱的气质型厉害美女。

    ——重庆美女几乎没有不厉害的。

     

    在去重庆公司交流之前,周斌娜这个名字已经在耳朵里灌满了。

    漂亮、外向、能言善辩、能烟善酒……

    我简直分不清这是万科职员还是川岛芳子。

     

    但是当她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认定之前那些说法是在妖魔化美女。

    或许她们是出于嫉妒,他们是出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什么,她是85年的?是一个游刃有余的职场熟手?

    我惊魂未定,下一个炸弹又向我袭来。

    她已婚了!

     

    Are you kidding me?

    我很疑心她是否真的unavailable,可是这个疑虑第二天就消除了。

    一次公司聚餐,斌娜带了老公过来。

    我想男同事们都取消了同样的疑虑:

    那条汉子的身板让人联想起施瓦辛格他二大爷。

     

    我记得在重庆公司加班的时候,她几乎是走得最晚的。

    和一群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讨论问题,从来不见输阵。

    和一群狼吞虎咽的恶狼们开火锅,从来不见少吃。(这句好像不该提)

    和……,从来不见……

    对不起,我不能再写下去了,因为斌娜曾嘱咐过笔者:

    要注意我的形象,形象!

     

    重庆有佳人,绝世而开胃。

    一会她在吃,一会她在睡。

    宁不知家中有壮汉,

    佳人难再会。

  • 成都 重庆

    农舍 丘陵

    金黄的油菜花 放学的孩子

    黑瓦 白墙

    袅袅的炊烟 昏黄的暖灯

    北野武的电影原声

    夜幕来临

    一段美妙的旅程

  • 整饬的发束

    飒爽的大衣

    双手叉兜

    鞋子敲地的嗒嗒声

    每当这几件元素构成的气场向我逼来的时候,我知道,师姐又要出现了。

     

    “早上好。”她对迎面的同事问候道。

    职业而不拘谨,轻松又爽朗。

    你会感到自己的精神也跟着振奋起来。

     

    我和师姐的初次相识是在上世纪末的冬天,我大一,她大五。

    我作为大一新生的代表讲了一段相声,她是系晚会的金牌主持。

    我像一个初入森林的小苗一样,仰视着这棵参天大树。

    修长的身材,乌黑的秀发,满目的流彩;

    ——听着像海飞丝的广告,但经历过那晚的人皆知此言不虚。

    没错,那晚她是整场晚会的绝对焦点。

    稍有人心者都不会忘记。

      

    7年以后,我研究生毕业,到北京万科实习。

    又一次见到了师姐,她同时出现在北京公司和还有一本《时尚家居置业》杂志上。

    这把这段尘封7年的回忆重新唤醒了。

    一个数年前的偶像突然在某天变成你的同事的时候,那种惊喜是不言而喻的。

    更何况后来我们都来到了总部,瞅瞅,工作的变动也没能再把我们分开。

     

    前几天,系里的校友在深圳大聚会。

    正值酒酣耳热之际,师姐到场,全体起立,纷纷敬酒,一个个雅似蝴蝶乱飞——除了喝倒在地的。

    看看这人脉,瞅瞅这影响力。

    我在心里敬了她一杯。

     

    师姐喜欢尼古拉斯凯奇那样壮硕迷人的男人,也喜欢克拉克盖博、黄秋生那种具备离奇魅力的角色。

    其实在我心里,她基本上和斐雯丽处于一个量级上。

    我曾经问过她,为何法国回国后没直接来深圳,而是直接去了北京这个并不喜欢的城市呢?

    “为了感情。”

    我又在心里敬了她一杯。

    昨天是师姐的生日,我送了一张《幸福》(阿涅斯·瓦尔达导演)的CC标准收藏版给她。

    师姐很赞许,“很好,每年一部DVD,继续。”

     

    今天又收到了“37日大型交友活动”的通知,师姐发的。

    作为一个资深美女,为诸多单身同事交友之事仍如小蜜蜂一样奔忙。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这是狮子搏兔、精卫填海、永不言败的长征精神!

    比起怯懦、悲观、自怨自艾而又嘲笑交友活动的人,师姐简直如佛陀在世。

    每当我心情激愤的像个反日少年的时候,我就知道该住笔了。

    愿师姐早日梦圆!

     

    忘说了,师姐名叫李墨馨。

  • 缺少与没有 - [一本正经]

    2009/02/20

    今天早饭,电视里传来《夕阳红》的一段话:“xx老人从小饱受缺爹少妈的痛苦……”

    我记得常说“没爹没娘”或者“缺衣少穿”,但“缺爹少妈”还是第一次听说,禁不住错愕了一下。

    我想,缺少是指数量匮乏,但仍然是有的,也就是few或者little的意思。有,肯定至少是一个。也就是说,不是没爹没娘,而是嫌数量少了……

    我没有诋毁那位老人的意思,只是想让央视节目撰稿人提起注意。他们有点太“缺思少想”了。

  • 花好月圆夜 - [一本正经]

    2009/02/10

    元宵节月圆没问题,花好怎么解释?

    深圳所有的北京老同事大聚会,过了一个快乐、祥和、火爆的元宵佳节。

    晚上回家还看了《帕拉亭案件》(《凄艳断肠花》)。

    明白花好咋解释了吧?

  • 今年的春节,漂亮就漂亮在开端、结尾,另外还有激情的中间。

    22日,当我抵达北京的时候,只穿单裤的我发现北京已经到了零下20度左右,虽然我的体重和前来迎接的北冥乘海生有的一拼,还是在凛冽的寒风中做了人肉风筝。咸盐少续,后来大饼来了,我们仨就曲艺界的现状进行了热烈深入的探讨,我们的结论就是,真正合格的相声演员就不该干相声这一行-__-!

    31日,返京,住在寅飞家里,奶奶叔叔阿姨的热情让我感到春天般的温暖,稍后我去了南锣鼓巷,见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echo美女,吃的烤鱼,席间畅谈人生,指点江山人物,好不惬意。晚上回到寅飞的家,就我俩,我们睡晚了,没办法,他家dvd配置的先锋音响太牛B了。我几乎把所有手边的碟都试了一遍。

    2月1日,就是今天,我在杭州,受到了猴猴夫妇及其父母夫妇的热情招待,这个小家的温馨、美好多么的令人神往。下午,猴猴夫妇和我一起走访了胡雪岩学长的故居,牛B,专业,豪宅。

    其实,任何住宅都一样,只不过老胡把每个功能模块都无限夸张了。

    今天还有个惊喜,就是我们认为已经不会出现奇迹的时候,西冷印社出现了!o,my 西冷印社啊。拿下了三本小书,一本篆刻,两本字帖。

    明天继续,或西溪、或名人故居、或西湖电影院,最后潇洒走一回,因为后天就要开始工作了。

     

  • 对不起各位读者观众,很长时间没和大家见面了。过了一个充实而祥和的春节,与画家王向展的谈话勾起了我很多的想法:)

    牛马年,好种田,少看碟,多实干。

    明年要读的书,要研究的内容(除工作外):

    1/曾文正公+胡雪岩类(捎带脚把乔家大院也看喽);

    2/画论/书法/篆刻类,并实际动手操作;

    3/六祖坛经+论语别裁;

    4/台湾相声剧;

    5/经济财务类;

    6/结束德川家康后半部分以及雷蒙钱德勒的阅读;

    7/老舍、茅盾这群哥们的小说;

    8/诸多碟片评论音轨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