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得威尔的早期作品集一直没舍得开,昨天给开了,共有两部片子,《The Cars That Ate Paris》和《The Plumber》

    关于前一部,网上影评已经很多了,不多讲。片子从头至尾都很压抑,虽然这是导演的成名作也常被引用,但我并不喜欢。

    而管子工一片却是如此的有趣,看得我目瞪口呆,此片对我情绪的掌控明显强于前者:

    一名行为诡异但并无恶意的管子工青年引起了一家女客户的强烈不满,她渐渐的绝望了,失去了对老公的依靠,对管子工充满了敌意,只能出下策陷害管子工。

    很简单的一个故事,却把文化的冲突,绝望的产生,人性的阴暗展现的惊心动魄。人为什么害人??想起金庸的一句话“无一人不冤屈”。其实伤害,根本上是由个体的差异所致。

  • 郡特书房 - [燃情岁月]

    2007/09/26

    Gentle,Open一对情侣。

    欧朋Open是我2002级的小师弟,一个帅气内向的建筑系男生,刚毕业1年就办起了自己的书店,温柔娴静的Gentle mm是热情好客的女主人。

    崽崽,一条洁白无暇的大白狗,据说还是个mm,趴伏在主人脚下,任凭抚摸。

    一男一女一狗一书屋多么纯粹休闲的生活状态。

    请open看了《太阳》和《戏王之王》

    次日,于三位师兄,娟娟师妹共同再次造访,大闹,直至午夜。

    他乡遇故知,6位建筑系同门,何等开怀。

  • 《色戒》在台首映 汤唯秀低胸马英九感动眼泛红

     我们的记者其实可以拍些无厘头电影,就凭他们这种蒙太奇似的想象力。

  • 几个片段 - [笑林广记]

    2007/09/21


    片段1:

    heng说:
    是我们年级的陈林啊 他到深圳是干嘛阿

    唐人街 说:
    他和我一个艺术团的哥们在纽约的电影合作过,他给那哥们拍照来着。

    heng说:
    噢 都在纽约混过,多好玩阿 

    唐人街 说:
    是啊,我们也该有一段游学的生活

    heng说:
    你也应该申请去美国

    唐人街 说:
    哈哈,是啊。混的好了就不回来了,去好莱坞发展:)

    heng说:
    从给史匹保拎包开始干起

    唐人街 说:
    给希治阁看坟都行 

    片段2:

    唐人街 说:
    你十一去哪儿呢

    isu 说:
    我在北京呆着。。

    唐人街 说:
    来成都找我吧。。

    isu 说:
    我要是再见不着你咱们都快变成网友了。。

    片段3:

    唐人街 说:

    我现在状态挺好的,多情的小火苗四处乱窜。

    VV 说:

    怪不得姑娘们开始流行烧伤妆……

     

  • 又搭一座桥 - [燃情岁月]

    2007/09/19

    再一次成功的将两位美女介绍到一起,这次是两位姐姐。

    看到她们在疯狂八卦时候的样子,两个人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聚精会神,眼睛里还闪着光。

    每次我内急屁股刚一离开座位她们就吼道:

    “不许走,坐下听!”

    中国有句古话,“宁拆一座桥,不破一桩婚”,我把这样志同道合而又彼此喜欢的两位美女撮合在一起,算是积德行善么?

  • 视觉误差 - [笑林广记]

    2007/09/12

    今天看到同事正在看技术类的PPT。

    我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呓?成都真厉害,居然能把技术和美食结合起来。再走近点一看,是“混凝土浇捣”我一开始看成了“混凝土烧鸡”。

    以我这种状态,工作能好么?

  • 这里的博客只来记录我的生活,生活中的点滴趣事,不再没完没了的讲电影,讲碟。

    今天听说我的老领导当爹了,用他的一句话说:“我现在是一个男孩的父亲。” 在大笑之余为他感到开心:)

    感谢电影维基,感谢大旗虎皮。在电影维基这个伟大的地方为我开辟了一片园。

    http://ssklx.cinepedia.cn/

  • 不知不觉,来到成都已经4个月了,我的妈呀,简直把自己吓一跳。
    生活不可谓不精彩,想想也经历了无数事情,和昌军在周末加班的时候跑到石材厂挑样板,跟胖哥出差去深圳看样板房配饰,去郊区选大树,数顿腐败,一个人去武候祠、杜甫草堂、文殊院,在电影院观赏电影数十部,收碟上百张,与宋侃达鬼混两周,与领导们去东莞过生日,陪爸妈问水都江堰,借道青城山……上市会的激动、开盘的兴奋、客户调研的热情和现在的麻木——我快废了。

     

     

    对了,成都美女多是不争的事实,公司同事,销售代理,置业顾问,大街上,商场内,影院中,酒吧里都有着各式各样让人赏心悦目的女子。
    我就喜欢这样远远的看着她们,或聊天或顾盼,有时候会陷入冥想,杜撰她们过去和未来的故事,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她们中间的一分子。总觉得女子都是善良而可靠的,女人从不伤害男人而伤害男人的只是自己的过强的欲望或是其他不可告人的企图罢。
    孔子是个伟大的人,早就教育我们“发乎情而止乎礼”,如果你的行为对她们是好的也是发自你内心的真诚,就可以去做;如果你即将对她们造成不利,就赶紧收手。如果男人都这么乖,又哪来那么多的不幸呢。
    我很享受自己现在这种自由的状态,游身事外,看尽芳华,不卑不亢,若即若离。

    想起八个字,“昵而敬之,恐拂其意”。

  • 偶像Paul Newman和Hitchcock合作,未必是好事,我有这预感。

    看完后,印证了我的预感。

    怪不得从此后二人交恶,我看电影时都感到一阵阵的尴尬。

    开头一段略有Hitchcock色彩,结尾在剧场一段显出些功力。

    整体支离破碎,节奏完全不对。

    没有一个核心的“麦格芬”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