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士的一分 - [师夷长技]

    2007/06/21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精耕细作的日本电影了,扎扎实实,做景做戏,每个镜头每场对话都蕴含着导演的心血,这就是山田洋次。


    最值得称道的是洋溢在每个场景的细节,时代的生活气息栩栩如生,尤其值得一提的便是那笼中的两只鸟儿,在其出场之际我便注意到了这两只鸟儿与众不同之处,果然,在结尾派上了大用。在令人绝望的萧瑟结尾,又给出一丝温暖和希望,这个结尾是多么的好莱坞,居然让我想起了《大地雄心》,但不同的是,山田老爷子给你的幸福感觉绝不像好莱坞那么淡。

     

    武士的一分,人性的尊严,与藤泽周平小说改编电影剧本的《黄昏清兵卫》、《隐剑鬼爪》一样,拍的都是同一回事儿。


    另外,很惊喜看到木村拓哉演技的日臻成熟,与几年前看他的日剧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嗯,孺子可教也。

  • 当时同去的有三位老师:高冬、程远,抱歉还有一位女先生我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她的名字了,只记得她的色彩用的出奇的好,有点野兽派的意思。


    到了实习末期,两个班凑在一起进行评图,三位老师轮番轰炸。后来,就经常用幻灯机放一些优秀作品,三位每个人评点几句,女老师多讲色彩,高冬多讲构图,到了程远先生这里,只有一句话:“这个……我操,我操,我操……(N个我操退晕到无声为止)”

    不评画的日子,是最轻松的。
    高冬老师负责带我们班,论相貌,他是雕塑一般的美男子,在须发、眼睛、鼻子的边缘线可以感知到到巴洛克时代,和多明戈有相仿之处。嗓音宏亮,知识渊博,谈吐文雅,实为茶余饭后必备之良师。
    他还是一位充满童心的可爱先生。记得刚搬进宿舍。大家晚上在大露台上聚会,吃荔枝。刘敏小mm抢先捡了一个填在嘴里,这时候高冬突然板起脸来说:
    “这是人家东家的荔枝,刚放在这里,你怎么能随便吃呢?!!”
    刘敏傻了,呆呆的望着大家。这时候高冬突然转身对我说:
    “你看,她还真信!”随即发出野兽般的狂笑。
    你说,这样的老师是不是很坏呢?哈哈。

    我常和高老师聊些过去文艺圈的事情,比如丰子恺究竟是不是一个牛B的人,叶浅予有多少八卦,骆玉笙的大鼓为什么那么好听?进而聊到钢琴伴唱红灯记,聊到最后,他说:“我和张铁林,台湾的赵文煊都是好朋友,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

    高先生对于水彩画是很痴迷的,大家传言他是工作狂,当他画起画来,才知此言不虚。那种认真细致,屏息凝神的状态,感染的你都大气不敢出。大家围起来看热闹,有点像小时候看如何砰爆米花的感觉。

    最美的一次记忆,就是高先生带我们去当地的茶馆去和福建功夫茶。我当时还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了,还挺雅的。所以,同志们,附庸风雅是很有必要的。

    最后散伙的时候,高先生说过一句话:希望你们有机会多画水彩,不过恐怕以后你们不会再碰了。
    大家多不以为然,但他说的,不幸竟是事实。


  • 那是2001年的6月20日前后。


    我耳畔还能隐约听到大家在海边看到这座小岛时的惊叹声:那是个像宝石一样的岛子,闪闪发亮的。
    后来才知道,这里方圆不过2平方公里,不如清华园大。后来我还一直在想,原来空间真的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是有的——因为在我脑海里,鼓浪屿的空间始终是无穷尽的,多姿多彩的,比那些大城市包含的内容还要多上几倍。
    走在鼓浪屿的小路上,可以听到美妙的钢琴声,这里可是钢琴之乡啊。后来咱们系的曾若浪同学说起他就是鼓浪屿人,我都兴混的在他身边转了半天。
    记得刚到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大广场,居然看到了马约翰的塑像,这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乡遇故知”。乖乖,原来一个死去的人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住在陆军疗养院的日子,是很惬意的:生活之规律,可以和非典期间媲美。
    我记得,自己每天都是晚上把纸裱好,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就起床,跑步去岛中心去吃大排档,然后回来取画具出去写生。有时候大家一起,更多的是自己去四处摸悠,最逗的是当你寻觅到一个自认为世外桃源的地方坐定,忽然发现有一个哥们比你来的还早,于是冒出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有时候懒得画画,就躲到海边,看着蓝天白云大海发呆,这时候随身听里再放起无印良品的小歌,偶尔有海鸥和美女飘过,奶奶的,这种调调简直能要了俺的小命!

    鼓浪屿的轮渡是不能不说的,周末不画画的时候,几个要好的哥们姐们就通过轮渡过海跑到厦门去逛街。那种感觉就像从高更的画里跳到吴良镛的画里,蛮妙的。厦门的中山路是宜人的,可惜除了温莎牛顿的水彩颜料我没有买什么留下印象的纪念品。倒是听说有的哥们被女友挟持天天去逛,成堆的往回买衣服。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心里只有画画,曲艺,没有烦恼,没有女人,白的就像我迟迟没动笔的画纸一样。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状态啊?

    印象很深的是鼓浪屿的雨,有一次来了三天台风,大家都躲在宾馆里面,于是我们便有机会和高冬老师畅谈艺术人生,我也有机会给大家讲上几个段子,唱上几段快板书,哥几个一鼓掌喝彩,你说,这小日子是不是给俺皇帝做都不换??
    岛上的小雨也蛮有味道,记得有一次没带伞,快到宾馆的时候下起小雨。正巧遇见戈蒂娜,她给我撑起伞一起走,这时候便有路人冲我们指指点点,脸上带着一种暧昧的狡黠的看热闹似的微笑,我下意识的还躲到伞外面,哈哈,那个时候真是封建的可爱。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虽然我只在那个小岛上逗留了三个多星期,但是留下的回忆已经够我享用半生了。回到清华以后,心情再没有像那段日子那样澄明、纯粹,回去后设计课一天比一天重,还做了曲艺队的骨干,再后来还第一次遭遇了感情问题,俺亲爱的少年时代也就此终结了:(

  • yujiayezi同学的文字和照片,激起了我对那段日子无比的怀念,仅仅用同样的篇幅来写,是形不成气候的,是无法让读者体会同样的美好的,是不足以描述那段美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日子的。
    因此,我决定多些几篇出来,然后91班,93班的兄弟姐妹都可以继续补充,完善,做成集子,多年后玩味阅读,思接数载,算是送给我们曾拥有的青春一份礼物吧。

    引子:
    在上火车奔赴福建的前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跟宿舍几个哥们说:
    你们看着吧,这将是我们在建筑系最后的自由时光,以后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

    我不幸说中了,美丽的日子也随之而来,日子之所以美丽,也正是因为她的不可再现吧!

    目录:
    1、美丽的小岛
    2、高冬先生
    3、哥们儿

     

    附余佳的文字:

     


    发信人: yujiayezi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信区: SA.THU
    标  题: 重游鼓浪屿——小记6年前的水彩实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un 10 22:45:45 2007), 站内

    01年的暑假,水彩实习。

    对于每一个建筑系的学生来说,水彩实习注定是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我们那年的实习地点在鼓浪屿,就住在岛上的陆军疗养院。站在阳台上,都能看见不远处的大旦二旦岛。

    每天清晨,我在油轮的汽笛声中醒来,慵懒的趴在床上,听着鸟鸣和海浪的声音,盘算着今天该画些什么。我的美术很烂,画画本身带给我的乐趣远不如这种浪漫生活本身来的过瘾。一般我都会在阳台上享受许久的无敌海景,待大部分同学都出门后才会磨磨叽叽的出发。我背着画板,拎着马扎,在岛上穿街走巷,选好景之后坐下,展开工具,去体会蓝天,白云,建筑,绿树之间的构图和色彩关系。写生的时候常会有人驻足,就站在你的背后,有时还会评论上几句,这种情况很是考验人的心理素质。一般这时候,我会疯狂的涮笔和调颜色,反正就是不画。事后和很多同学交流,发现除了高高手,一般都是这样,哈哈。

    鼓浪屿夏天的太阳还是十分毒辣的,所以每天真正能工作的时间不会太多。太热的时候,我就会在岛上找个僻静的角落,去看我带去的李敖的淫书《上山,上山,爱》,呵呵,的确很经典的小说,可以从中学到各方面的知识。

    高冬老师的评图一般都放在傍晚。之后的时间就完全属于大家了。全班人一起去游泳,或是在海滩上面毫无目的的疯玩着,尽情的释放自己。更多的时候,大家会坐在沙滩上,呆呆的望着海面,去听海风和海浪的声音……可惜的是,这次实习我们班一对都没成。

     

    一晃六年过去了,原来的建91已经很难完整的重聚到一块了。此次公司有项目在鼓浪屿对面,我就乘机回去了一趟,场景依然熟悉,只是物是人非。拍了些照片与过去的老照片对比,以此纪念那段逝去的光阴和与我一同度过这美好时光的兄弟姐妹们。

  • 好久没更新了。一个是最近太忙。一个是看的好片子太多。实在不能一一道尽。捡最好的几个说说吧。

     1、寄生人

    这显然是一部实验性作品。粗糙的声音让人感觉这是一部劣质的80年代电影。

    后来我才发现,这骨子里就是希区柯克电影。

    后来发现,这不就是《艳贼》么?

    最后发现,原来导演何平不是大陆那个何平,好小子,也有一腿!

    老黄老张的演技不用说了,范冰冰这次表现相当靠谱啊,非常意外!

    2、杀手之吻(库布里克老爷子的处女作)

    不可错过的作品,里面女主角姐姐跳芭蕾旁白加配乐的那段堪称沁人心脾。

    3、扶桑花女孩

    韩国导演的日本片,几乎囊括了本土所有大奖。苍井优又有长进。仅是看最后的扶桑花舞蹈就已经值回了碟价!

    4、资三四郎(两部)

    老黑爷的处女作。画质惨不忍睹。但是大师气象已经显露无疑。我看着破碟都觉得震得慌。难过当初小津要给黑泽明打120分。

    仅是五个摔跤场面,就有五种不同的节奏处理方式,太有一手了。

    5、红白蓝

    这个以后再细写吧。

    我最景仰的大师之一。你已经超凡入圣。美不胜收。

     

     

  • 43分钟…… - [燃情岁月]

    2007/06/04

    昨晚正在沙发上躺着看《扶桑花女孩》,大元的手机又来了

    曲艺队老中青三代纷纷慰问。

    打了一圈,恋恋不舍。

    关电话,发现不知不觉,通话时间为43分钟……

     

  • 5年前的这个时候,清华园里火了一拨人。曲艺队成立了。
    队伍成立了一个创作组,叫1234创作组,因为有四个人。

    赖声川先生的台湾相声剧当时风头正盛,于是《1234,我们说相声》出炉了,一时间成为了校园文化之焦点:

    这里还有当年观众的帖子:
    http://www.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76283&PostID=2096368

    后来这个视频流传于网络,于是上海交大也有了自己的相声剧:
    http://blog.sina.com.cn/u/48e44986010002u2
    饮水思源是哪里的bbs?居然也有人在怀念:
    http://bbs.sjtu.edu.cn/bbstcon?board=Crosstalk&reid=1173810838


    儿童节的晚上,我独自徜徉于成都九眼桥,手机响了。
    是大元,然后是师父,然后是猴猴。1234,再聚首。

    师父说,曲艺队现在已经四世同堂了。
    师父说,shechuan,杨饼熏也都来了。
    师父说,就差你了!

    我确实是缺席了,队伍时隔五年,重新出炉了相声剧《回眸·一校》。
    孩子们的演出,我无法现场观看,但说到四世同堂,我知道,我们当年的血汗已经生根发芽。

    电话持续了十分钟,我想我激动的声音吓到了周围的四川孩子们。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是个传奇,更是我感觉最接近神的一晚。
    五年过去了,下一个五年,我能拿出什么来呢?
    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