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信 - [一本正经]

    2008/01/28

    昨晚看《邮差》,看到一封封信件、邮包送到聂鲁达手里,《第九道门》里那种蜡封的信封,拆信用的尺刀也涌现出来。
    我想我是特别喜欢手工感强的mail,随着电子邮件、短信的普及,这些温暖的、有质感的信件越来越少,但我还是喜欢过去的方式,有时候用手写信、明信片寄给远方的朋友,但更多的是收到工作上的、生活上的包裹,比如淘宝、卓越订货。可惜的是,我好多年没收到过手写的信了。
    每次保安让我在快递、包裹上签字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愉悦,确切的说,是一种期待的累积。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我最近迷恋在淘宝订碟的原因。最近下了好多单子啦。

  • 今天有一位美女姐姐msn上说:“那天我去体育馆听郭德刚了,听到一半就走了,不是他们真不行,就是我要求太高了……像很多相声里面讲究说学逗唱的东西其实并不可乐,完全讲的是一种功夫,可这种功夫在俺们这些外行看来就没意思了……”
    我在博客里很少聊相声,平时也很少听相声了。听了美女这番话,才想起以前对相声那么多的回忆。是抹不掉的。

    说起相声,如今的相声界基本没有相声创作:

    勇敢如冯先生者,切断传统的根,终于发现无本之木是难以生存的;懒惰如姜先生者,攒几个笑话,不论是否硬山搁檩就凑合一段;痛心如马季先生者,大气如侯三先生者,最近都去了。

    小马先生好,但也不见有创作,难怪,因为他是一位古典相声演员(我这里不提“传统相声”,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容易让大众混淆的概念),讲究的是典雅,不能容忍任何不美东西。马家任何一个作品都是一座大厦,里面的一砖一瓦都不容粗心,马志明们有资格说:“慎言创新。”别人没资格。

    奇志大兵有自己的东西,但包袱缺乏古意,实在不是这里事。俩人裂穴后各自沦为天涯歌女。比较惋惜。

    郭德刚是有创作的,譬如那段外表粗糙但内核坚硬的《论相声五十年之怪现状》,但这么有力量的东西随着他的大红大紫恐怕再也难以看到。此外的《我要XX系列》实在令人尴尬,改造的“传统相声”也很少有值得一提的。郭身上最有感染力的就是他的牢骚,没了这个,他的艺术生命就危险了。

    德云社的价值,在于让今世人重新见识到了古典相声的魅力与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但他带来的危险性也是不言而喻的:重技术而轻人性,缺乏思维和原创(唯有徐德亮的《西江月》让人眼前一亮),相声的魅力在于相声语言中蕴含的灵动与感悟,没了这个,恐怕大家都要唱着那段《大实话》孤芳自赏了。钢丝们,如果要反驳我,可以过几年再反思一下。

    郭是个有独立思维能力的古典演员(虽然古典的还不够),他比老演员们有优点,视野比较宽,脑子比较活:他懂得利用网络、传媒,虽然他的相声里也不乏网络笑话,但难以称之为作品。最近利用网络笑话,真正可以称为相声创作的是李伟建、武斌的《说球》。也许大家还没听说过,但这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这个小段虽然算不上杰出,但里面所蕴含的相声智慧,至今我还没见有哪段超越过。


  • 关蕾来了,就在昨天晚上,Vanke总部出现。

    要知道,在深圳能见到一个亲人是多么不容易:以致于激动的我把礼物也忘给了,请人吃饭钱包也忘带了。关mm给我的印象特别像一只燕子,轻盈,灵巧,素雅,她在水木上似乎还用过“燕子归来”的昵称,可谓恰如其分。她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笑声,她发的每一个笑音都像一颗颗砸不烂捶不扁响当当的铜豌豆,带着节奏,迈着激越的步子鱼贯而出,让听到笑声的人心情愉悦、宾至如归,乃至面颊绯红、不知所措。

    当那些铜豌豆将Vanke总部门厅的玻璃幕墙撞的叮当乱响的时候,我相信,这真的是关蕾到了。眼前的燕子,看起来更职业,不变的是纯洁的眼睛和素雅的风格。算来,已经有一年半没有再见面了——上次见面是在杏娜的婚礼庆典上——当然,这次来深,她也带来了杏娜的问候。
    第一次和她相识,就是因为杏娜,杏娜是我的老乡,她是杏娜的闺蜜。当时刚入学半个学期,我需要清华二级的英文教材——不争气的我一进校门就考了个英语一级(具体数字忘了,反正就是最差的那级),还是关蕾送的,从此就认识了。后来见面很少,她本科毕业后我们在学校见面就更少了。
    我曾在深圳研究生院呆过一阵子,返京后在十四食堂吃饭,突然发现了一个脸颊红润的娃娃脸,笑嘻嘻的向我打招呼。我颇反应了一阵子,才认出是她,这种感觉正是“燕子归来”,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永葆青春的。再就是记得研究生毕业,跑到主楼跟她照了张学位服合影,却错过了建院的大合影……

    昨晚聊了很多工作,吃了很多鱼头,讲了很多笑话。奇怪的是,这时候她反而不那么剧烈的笑了,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也会抱怨自己激情逐渐泯灭了;碰见冷笑话也会很愕然不解;听故事的时候,睁大了眼睛,像一个听奶奶讲鬼故事的孩子。鉴于我还要继续加班画图,聚会到9点多就必须结束了。当最后一段子落幕的时候,她咯咯的赞着:真好玩。我想,这句评语会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我忘带钱包的负罪感。嗯,挥手道别。

    人已返京,余音绕梁。要知道,直到现在我仍然疑心那些铜豆子随时都有可能再向我耳畔袭来。

  • 2007之最 - [燃情岁月]

    2008/01/02

    年度华语新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色|戒》,《太阳照常升起》

    年度华语老电影:《迎春阁的风波》 ,胡金铨

    年度非华语新电影:《我曾伺候过英国国王》《香水》

    年度非华语老电影:《死亡与少女》波兰斯基,《杀人回忆》奉昊俊

    年度翻看电影:《苦月亮》波兰斯基,《第六感》沙马兰

    最有趣的发现:马丁斯科塞斯拍摄的希区柯克残稿(The Key To Reserva)

    最温馨的回忆:成都交流期间访问北京故友

    最喜欢的新认识作家:乔治·西姆农

    最喜欢的中文电影书:《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

    最喜欢的传记:《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

    最催泪的中文小说:《山楂树之恋》

    最得意的收藏书:齐鲁出版社《水浒传》金人瑞评点版 上下册

    最得意的收藏碟:《希区柯克环球作品15碟》

    最值得纪念的事:首次置业

    最值得骄傲的事:徒步爬过长坪沟到四姑娘山

    最值得炫耀的事:《七武士》海报到手

    最应该斥责的事:跑到香港,却没看成《神探》

  • 新的一年又到了,首先祝大家新年愉快。其次推荐《山楂树之恋》这部小说是我最好的新年礼物。我有预感,又一部杰出的作品要被影视剧拍砸了。

    比起流浪HongKong的周日,淘碟闲逛的周一,购物聚餐的周二,只有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让我精神享受了大餐。那就是终于把买了很久的这本书一口气读完。感到自己又找到了以为自己已经失去的东西,痛快,衣服都哭湿了。

    别笑话我,男人不能为自己流泪,还不能为别人流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