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接上文)

    8、口吐莲花     侯耀文 石富宽
    如果侯耀文死后要留下一段压轴作品,我认为就应该是《口吐莲花》。侯耀文其实跟他徒弟郭胖子有点像,都有点邪,口风也有类似之处。让他留下一块工整平和的作品,基本不可能,就得有点邪性的东西他才能控制好。侯三爷就是侯三爷,堪称是相声演员里面的“贵族”,内外兼修。
    同时,这段子也是为了纪念我的得意弟子,大嘴孙旭,当年他捧这块活,挨了不少打。
    都说这块活的捧哏要实在的像石富宽一样才可乐,结果经过研究发现,如果捧哏的看起来有些小精明爱占小便宜,效果会更爆。


    7、五官争功     马季 赵炎 冯巩 刘伟 王金宝
    创作的标杆。从六畜兴旺到五官争功,看不出痕迹但又一脉相承,这就是马季。怪不得行里所有演员提起马季,都是那么的尊重。艺术,真的是一种修养。

    6、卖挂票       马志明 黄族民
    这块活献给我和我的老爸。这是我们父子最钟爱的二段之一(另一段是文章会)。每次回到家,都要和老爸听上一段卖挂票,而且只要马志明版,马三立版俺们都不听。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佟有为,马树春有新创作的版本,固然很火,但实在牵强。


    5、讲帝号       侯宝林 郭全宝
    侯宝林式的内敛幽默,这块活显不出太多功夫,但是大气,所谓“无招胜有招”。相声对演员的要求,固然需要基本功,但说到核心处,还是需要一种幽默,一种智慧。圈里评价使活最大气的,是姜昆,为什么说他大气?因为他不怎么懂传统相声。
    二赵,我是很喜欢的,扎实,工整,可作为学院派的标杆,但他们不能称为大师,就是在精神上差了这么一下。


    4、白事会       马三立 赵佩如
    马老的段子,我只留了这一段。因为他的活份量太重了,随便拿出一个来都可以将《找舅舅》这样的段子砸翻。不过相声还是多维度的,没法客观的用份量去衡量。有时候,喜欢就是喜欢,明知道他含金量低你也会喜欢,用英文说,这叫“guilty pleasure”。
    郭德刚修改过的《白事会》,几乎面目全非,他向来如此,把不重要的部分添枝加叶,搞得巨火爆,真正到要份量的时候就闪人了。
    想知道《白事会》的真正厉害之处,就来听听马三立的吧。

    3、绕口令       郭荣起 马志存
    怯,是幽默的一个路子,说白了就是装傻充愣,但又不能成为傻子哏。绕口令、交地租等等,莫不如此。
    绕口令这活,看起来简单,使起来就明白有多深了。


    2、大保镖       马志明 黄族民
    我和胡鑫哲最喜欢的一块活,shechuan也是吧。好就好在,这活“文武带打”,而且包袱都是由情节推出,这是最厉害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靠情节推出包袱的新作品极少,夜行记都不算特别好的,马季这方面也比较弱,唯一可以载入新相声史册的,只有梁左先生的一段《虎口遐想》吧。
    扯远了,《大保镖》对每一个喜爱传统相声的人来讲,都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熟稔传统相声的人,几乎没有人不会通背。我这点起子,只不过是接触表面的一些东西。我之所以要纪念,是因为这是我排的第一块传统活,尺寸火候都来源于此。这是胡鑫哲师父给我排的,我永远怀念那段日子。
    如果你在入门期间,就打算从《文章会》入手,告诉你,你死定了。


    1、文章会       苏文茂 马志存
    就是因为这段,我才喜欢上了传统相声。
    这段子的魅力,可谓越久越醇。从中学时候第一次听到现在已近10个春秋了,每次听来都不会厌烦。有人说这活太温,孰不知这里蕴藏着一种内敛的激情,当你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会觉得它美不胜收,美的教人心惊肉跳。
    马老有这块活,小马先生也有,郭爷拙劣的修改就更不要提,没一个人能企及苏君文茂的高度(仅在这块活上)。我曾经试图将这块活改为现代版,加入现世的东西,发现,无论如何已经难动了,除非大动,可是大动又没有了原来的味道。——这已经是绝唱了么?
    “……风筝魏糊的风筝,泥人张塑造的泥人……”从这里开始,我就开始激动了,幸福了。
    世上儒雅的人很多,幽默的人也很多,但既儒雅又幽默的就凤毛麟角了。毕竟,世上只有一个苏文茂。
    记得和我一样观点的,还有北冥乘海生,如今这位爷已经不知所踪了。

    (后记:总之,相声的好处决不是我16段能列清的,我自己甚至都搞不清哪个更喜欢。比如李杜的作品,王世臣的作品,罗荣寿的作品都没有提及,只能说,很遗憾了。)

  • 总是信誓旦旦要写这么一篇文字,却总是无暇动笔,利用周末时间好好归置了一下脑海里的东西,OMG,原来把脑子里常浮现的一些东西数一数,远不止top10,就连20都不止。怎么办?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了:
    1、单口相声不收入。这样,超凡入圣的刘宝瑞先生就排除在外了,没关系,他的东西我都喜欢!我认为他的“相声界的莫扎特”!
    2、菜单子、八扇屏、论拳这些贯口不收入,尽管我是那么的爱这些活。
    3、太短的小段不收入,例如马三立的《死蛤蟆》,对我影响颇深的《反正话》等等皆不在收入之列。
    好了,输入以上条件,过滤一下,还是有16段无法割舍,甚至除去前2段之后堪称排名不分先后。不是本来说10段吗??对不住,谁让shechuan列了12段呢??
    这里剩下来的16段,不仅是喜欢的,而且是对鄙人之创作、表演产生过较深远影响的,故此著文记述:



    16、学电台      郭德刚 邢文召
    郭德刚,“以力降十会”,其奇损的风格确实招致了大量头脑发胀的粉丝,但终究没有一块活可以传世,理由是技术取代不了艺术,快感取代不了美感。不过谁要说郭德刚的相声一文不值,不是跟郭有仇,就是缺乏最起码的鉴赏力。
    虽说他大部分作品粗糙,然独独有这么一块《学电台》,堪称郭的压卷之作,他的信口开河,跳跃奇诡正好满足了《学电台》的要求——郭德刚的含金量正是在于他临场现挂和出人意料。

    15、西江月      徐德亮 王文林
    为徐亮之自创作品,我认为这是近年来最好的一段文哏相声。(shechuan喜欢《进化论》之前半段,我也是,但局部的精彩无法掩饰其整体的溃败。)
    郭称徐德亮必成为“新文哏”的代表人物,不无道理。

    14、对春联      马志明 黄族民
    2003年冬天,马志明北大专场。平生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大师的艺术,领略马派的风采,岂是“震撼”两字了得。这块活最令我心仪的就是其工整,雅中有乐,非基本功扎实者无法使出其中妙处。后来,王玥波与高峰的《对春联》,里面的“骑驴磨腚”俺也是很喜欢的!

    13、一肚子三国  王玥波 邢文召
    王玥波,实为年轻一代相声演员之翘楚,口风极类高德明,表演占足一个“帅”字,将来必为“京派”相声之领军人物。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他,便是“守正出奇”,与郭胖之“奇诡损邪”形成鲜明对比。《一肚子三国》是十分钟之内的小段,但内容,尤其是底,正可谓“守正出奇”,玥波的大师风范已经显露无疑。

    12、找舅舅      马季   唐杰忠
    我偏爱马季,尽管他很多东西缺乏“艺术含金量”,但听到他的《打电话》、《诗情画意》等作品,仍然亲切到产生幸福感,所以确切的说,我喜欢的是年轻到中年时候的马季。
    马季步入老年后,太成熟,太大师,他可以大到一点功夫都不显。正如某民间传说的“断魂枪”,许多人向一位老居士求艺,学“断魂枪”,全被拒之门外。而老人临死前一个人关起门来从头到尾耍一遍断魂枪:我就是自己牛B我自己的,谁也学不了!
    这段《找舅舅》,对我表演和创作上的启蒙,产生的作用,难以估量。就连清华曲艺队第一块自创活《清华园寻宝记》(后演化为相声剧1234中的一部分),也完全脱胎于这段作品。马季从创作到表演,证明了相声不是以歌颂和讽刺来划分的,相声的核心,永远是包袱和节奏。
    如果说大家觉得歌颂型相声就是恶心,就是拍马屁,可以来听听这段。如果你仍然保留原有意见,我又有什么好说呢?

    11、武坠子      魏文亮 张永久
    这应该算是一段腿子活吧,但是有些特殊。算柳活?又太闹了。总之,我喜欢。
    据说刘洪沂和李嘉存的也不错,但俺没目睹过录像,也并不欣赏刘先生的幽默感(刘先生功夫很好,但却永远不是我的那杯茶)。
    我喜欢这块活,就是因为喜欢里面的“打哏”,打的可爱,打的俏皮,打出使活的一个“坏”字。
    里面的“掉凳”也是所有传统相声里,掉的最有道理的,效果最火爆的!


    10、学大鼓      侯宝林 郭全宝
    我对侯宝林的相声,不像对马派的那么熟悉,别人嘴里叨咕的《夜行记》我也不是很感冒。侯派的精髓,绝不在塑造人物,因为侯宝林这方面的起子要和马老比起来,简直是蚍蜉撼大树。
    侯有侯的本事,侯有他人无法比拟的天资,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与一丝不苟的钻研精神。他对于四门功课中的“学”字,已经修习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就拿《学大鼓》来说吧,我没看过录像,但仅是听录音,对侯的儒雅帅气已经敬仰到无以复加,这是百听不厌的一个段子。尤其是学少白的《战长沙》,就那么几句,竟可以得到少白艺术的神韵。郭德刚的《学电台》里也唱了这段,相比之下,是不是有天渊之别?

    9、造厨         高德明 甫保仁
    有人说,不听马三立,就不知道什么是说相声。其实我觉得,不听马老,听听高德明,同样能说明问题。
    如果你能掌握了高德明的口风,遣词造句的逻辑,你就算不成大师,起码也得成腕儿。
    很多人喜欢《揭瓦》,我喜欢《造厨》,也许是小时候听过这个故事的蓝本,这个小故事太有趣了,里面那种贪婪小市民的嘴脸和胡搅蛮缠的小聪明,可爱到爆。尤其是最后那句“我们这孩子,就是奶油的脑袋”,不是有点情趣的人,还真觉不出好来!

    (未完待续)
  • 武候祠三宝 - [东方既白]

    2007/05/17

    两表酬三顾,一对足千秋。
    “武候祠”,是来成都以后,第一个让我惦记上的地方。索性周六下午就去了。
    仗着我一张年轻的脸和毕业时没有退掉的学生证,我顺利的购买了半价票(省下来的钱后来买了纪念品,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之帖与一本纪念册),便兴奋的去访问我的三国圣地了。
    格局就是院子套院子,所不同的是,当从昭烈皇帝(刘备)的大殿走向武候祠的时候,台阶是降下来的。一般建筑都是层层拔高,惟独这里降下来,乃君臣尊卑有序是也。

    进门的时候,遇到一尊宝物,唐代“三绝碑”,文章(裴度)、书法(柳公绰,公权兄长)与纂刻(鲁建)三者的完美结合,虽然这件宝贝这么交圈,但仍算不上震馆之宝。

    据说,武候祠另外还有三件震馆之宝,那这三件宝物是什么呢?

    首先,看到的一宝。是岳飞手书的前后出师表。不过中间遗漏了几个字。但岳飞老师是默写的,俺等也别吹毛求疵了。
    第二宝,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武候祠门口悬挂的“攻心联”:
    上联书: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下联配: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据说毛主席59年来武候祠访古,看到此联,喜爱不已,久久不肯离去。后来凡是到成都作领导的官员,首要一件事就是到这里瞻仰。我也是啊,久久不肯离去。

    第三宝,即武候祠大殿顶上的乌木横梁。
    家有黄金万两,不如乌木一方。
    说着,导游带我们到侧殿展示厅里去坐,顺便看最名贵的乌木桌椅。
    走过去,发现一家人围坐着正在休息,而且脚丫子搭在桌上。
    仔细一看,鞋都脱了!

     

  • 花样奇缘 - [师夷长技]

    2007/05/13

    又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原来悲剧可以拍的这么美。有人觉得电影浅薄,时尚,花哨……错!大错!

    电影看的是什么,导演的情怀,情怀啊!

    导演,中岛哲也,似乎是个新手,前面有作品下妻物语(啥时候也得搞来看看)。

    说起松子这个人物,悲,苦大愁深了去了!怎么一辈子能苦到这个份上呢?怎么遇到的男人一个比一个操淡呢?(原谅我爆粗……)但是,导演在叙述她一生的遭遇的时候,却始终用一种充满激情和乐观的方式来表现,从鬼脸、美丽的教师到后来的快乐的星期三等等,原来用乐观美丽来表现悲苦是这样有力,同时也与松子这个美好的女子那种善良、勇敢、充满对爱的渴求与激情的内心相符合。

    性格决定命运,只说了一半。

    树上的叶子落下,有的进入池塘,有的落在大地,有的被风吹远……人的命运,岂是性格可以决定的?

    哀哉松子,一个好女人。

  • 笑不笑由你 - [笑林广记]

    2007/05/10

    1、钱包

    昨天部门吃饭,两桌,一桌男人,一桌女人。

    女人走时哄笑,冲着我身边的李明喊:李明结帐!

    李明无奈点头。

    后来才知道,她们是玩真的。

    李明掏钱结帐的时候,我发现钱包上印着一行字:

    “为人民服务”

    2、童趣

    下午陪着澳大利亚的设计师逛万科城市花园。

    行至8期商业街,我听到背后滴滴答答的铃声

    回头看,来了一批小女孩,骑着小型自行车。

    我闪身躲过最前面的那辆

    只听见小女孩说:

    差一点就追尾喽!

    3、一哥们的昵称:

    穷则独善其身

    达则妻妾成群

    4、北京总秘说:你的pp做的真不错。太牛了。

    我说:谢谢

    她:你干脆就叫王pp吧

    我说:索性叫王屁股得了

  • 新生活运动 - [燃情岁月]

    2007/05/09

    昨天,到成都公司报道的第一天。
    先后去了朗润园、魅力、双水岸三个项目工地转悠。
    晚上加班修改合同附图,到11点多。

    好啊,新生活终于如狼似虎的扑过来了,谁怕谁呀?
    爷爷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谁让你在总部呆得那么爽?谁让你有机会来成都交流?谁让你在成都住那么好的房子?该!
    还是曾胖子说的那句话: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 少不入川 - [燃情岁月]

    2007/05/06

    明天

    我就离开深圳,赶赴成都去交流了。这一去就是半年。

    听到这个消息,大部分朋友就说出四个字:

    “少不入川”

    我想:

    他们是嫉妒了。

  • 又见关山月 - [东方既白]

    2007/05/05

    今日与田螺莲花二村吃完麦当劳,信步走到关山月美术馆——上次来是2年前的春天了,不仅感叹起时光飞逝,正好赶上韩乐然大师的画展,我如饥似渴的全看了一圈,尤其值得赞的是水彩画,太好了。不禁又有一种拾起画笔的冲动。

    走到二楼,是关山月先生的常年展厅,看看人家的毛笔素描画的。没办法,大师的东西太高,普通人都不能接触,也想不起来去接触。

    纪念馆把关大师的书房搬到了玻璃盒子里,画像挂在前面,后面有书桌,墙上挂着一副对联:“文章最忌随人后 道德无多只本心”

    zeze,瞧瞧人家的觉悟,唉。

    田螺说的没错,深圳有品位的资源挺多的,可惜

    没人用。

  • 韩乐然画展 - [东方既白]

    2007/05/05

    草原生活

    晒粮食

    韩乐然(1898年一1947年)原名韩光宇,又名幸之、信之,韩鲜族,生于吉林省延边龙井村。自幼酷爱绘画,后考入刘海粟主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31年秋,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1937年秋返回祖国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前往延安,1947,韩乐然从乌鲁木齐返回兰州,所乘飞机于中途失事罹难,时年49岁。

           他以一个艺术家对祖国古代文化的执着追求,几乎走遍了西北大地,挖掘考察古文化遣产。他以细腻生动的线条,鲜明的色彩,不拘陈规,独具一格的画技创作出了大量的艺术作品,其中的《尼斯一角》,《高昌古城遗址》,《位乐飞天》等均属主要作品。并在西安、兰州,乌鲁木齐举办数次美术展览,蜚声西北,现存作品多藏于中国美术馆。

    看了韩公的生平,不仅感叹,那个时代的人怎么就都那么硬气呢?大概与时势有关,生态圈子太猛了。

  • 前几日 - [燃情岁月]

    2007/05/05

     

    1日

    陪母亲到深圳海上世界。入场被震撼了,蛮好的商业广场,尤其是下层广场的咖啡店和酒吧。

    等到了海边,彻底崩溃,只有发臭的黑水和几艘破船。

    华侨城波托菲诺、东门,逛到半死。

    2日

    仙湖植物园一日游,老妈哪个区(湖区、庙区、盆景区、药用植物区、裸子植物区、化石林区……)都要去,彻底累死!

    3日

    南山一日游,晚上送妈妈返家。

    92度包场,《情枭的黎明》大受好评。夜宵。

     

    4日

    会老同学,醉湘西,吃到肚胀。

    晚8:00蜘蛛侠3,嘉禾1厅